饮鸩止渴

   

《无题》——代老师给我的生贺礼物

在我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下,我的哥哥代老师 @代代April 给我煮出了一篇青黄BE文:【描述一个场景(他们曾经是CP)】。


因为《The Leman》有承诺结局不能为BE,所以我一直心痒痒,但是开新文又怕丢了这边败坏坑品,于是逼迫拜托代老师给我来了一发生贺!谢谢代老师!在青黄全寂时期还陪我做煞笔!!!!


不给我发微博只好来这里发。


下面食用愉快~仔细品味代老师给我的爱~~~~~~~~

————————————————————————————




无题


青峰大辉在群里,但一般不说话。


也没有那么忙。群里的消息他都一字不落的看过,毕竟是个处女座。觉得没有回复必要而已。

“绿间终于交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

“我这次去他在的医院看望朋友后,跟绿间久违地聚了一聚,见到了哦,相当漂亮的美人!”

“哦哦那真是恭喜了。”

“据说是相亲认识的呢。”

“果然是相亲么。”

“照片呢?有照片么?”

“有的哦,等我找找。”

“听火神君说,黄濑君也有新女友了呢。”

“这么快?骗人的吧?”

“没有哦,我上个月跟他喝酒他跟我说的。”

“也快一年了呢,该有新的恋情了。”

“上一个交往了有6年,还以为是很难割舍的呢。他不是扬言做到机长之前不再交女友了么。”

“毕竟是黄濑君。”

“毕竟是黄濑。”

青峰大辉关掉了手机。


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过。中二时两人那段热切有目共睹。黄濑喜欢黏他,他也喜欢黄濑黏过来。要说什么都没有,别说他自己,就算是队友们也不信。黄濑的那些小心思小伎俩小逞强他至今还能毫不费力地从一片混沌里拎出来。那时他也不点破,就这么得意地配合着。只是事到如今,他越来越不敢确定黄濑觉得有过。


也不能说真正拥有过。毕竟太短暂。才能开花之后,他自顾自地陷入黑暗和绝望,回过头来再次看到黄濑,两人已经身穿不同的队服各自为战。黄濑还是那么耀眼,他忽然记不起当初为什么会与他渐行渐远。


也不是没有争取黄濑再回望向自己。隔三差五的邮件周末的one on one,黄濑回东京时都会见面吃饭,打出的那一拳实在是没忍住也没打算让黄濑知道,从高一那年的winter cup一直到高三毕业。青峰觉得可以正式告白了,然后第一次收到了黄濑没有颜文字的邮件。

“错过了呢。

   对不起。”

一个月后,听说黄濑正式公布了一段已经交往了3个月的恋情。一交往就是6年。


于青峰大辉而言,整个少年和青年时期,仿佛找不到任何篮球和黄濑以外的记忆。篮球亦与黄濑相关联。所以他一般不喜欢回忆。

他从没做出过什么太出格的举动,即便是大学浑浑噩噩的四年。跟随节奏,起床、吃饭、上课、旷课、训练、睡觉,听五月唠叨。只是睡得越来越晚,话越来越少。

有什么好说的呢。


也不是没尝过试谈一段新的恋爱。有个很像黄濑的男孩子,大一就注意到了,大二开始试着交往,两个月后分手。果然没有那么像。不,一点儿都不像。


也不是没想过别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跟黑子和火神打街篮,又是篮球。出去旅行,麻烦。联谊,无聊。约炮,硬不起来。


转眼毕业,原只想随便找个工作糊口,没成想做了一份自己以前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做的职业,警察。

也不错,跟过去毫无关系。只是偶尔会有同事看着他的身高肌肉问他以前是不是田径运动员。眉头间的量角器早在高中就没了,他一笑置之,“你猜?”邪邪一笑倒也好看。


也不是跟黄濑断了联系。黄濑手机号码从高中起就没有变过,删了也没意义,号码记得比自己的都熟。都在同一个圈子,黑子火神都是彼此挚友,一年总能见至少两三面。除了黑子没人知道他这段始末,群里聊起天来也无谓负担。


去年6月黄濑分手,一开始青峰并不知情。突然觉的群里话题方向不对,已经是8月初。月底生日,黑子发来祝福,末尾淡淡带一句,又有机会了呢,青峰君。

回想7月中旬还跟中学队友难得聚齐打了一场篮球吃了通宵烧烤,那时候没有发现黄濑不对,真是习惯性的屏蔽掉了太多东西。

他会不会已经有了新的女友,还来不来得及,6年了都觉得自己能心平气和地去参加他和别人的的婚礼了,是命运么……


再次收到黄濑不带颜文字的回复,已经是今年2月了。

“日安,小青峰。

    放下过去吧。”


黄濑也好、哲也好,为什么总是觉得我放不下过去呢,明明我从未敢回想过过去。

也从很久之前就不再设想未来。


好久没见过天慢慢亮起来了。想了想下午还要去办理的棘手案件,青峰大辉重新开了手机设好闹钟,担心起了这个黎明可能会出现的梦。


-END-

————————————————————————————

等我再修炼个十年八年,我也要学着写短篇!!!!!意犹未尽的感觉真棒~~~~TvT


谢谢代老师的生贺礼物!!!!!!!!!

评论(7)
热度(14)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