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The Leman 情夫(章二)

【上回(章一):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2c2c


“······喂?”

“大辉!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妈妈拨过去好久你怎么都不接呢!”听筒里传来焦急万分的中年女性的声音。

黄濑想着要不要跟青峰妈妈说明接电话的人不是青峰,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出他说话的时间。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呢!还不快给我回来!绘里沙可是打电话和我说了哦!她过了昨天就完全联系不到你!怎么回事呢?你不是提出要和她父母今晚上吃一顿饭的吗!现在你人呢?她还想和你确认时间和地点啊!你说你在干什么,成天工作工作工作,把人家女孩子这么可怜的丢在一边你像话吗!绘里沙可是委屈得要哭哦!”

绘里沙?哪位?青峰原本是打算做什么去呢?

“大辉!大辉?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首先年纪这么大还要妈妈操心本来就不对!大辉?!”

“······伯母,我不是青峰君。”

“啊?啊啦真是的失礼了,您是哪位呢?”

“我是青峰君的中学同学黄濑。”

“噢噢是吗!黄濑君我记得的,我整天都有在杂志上看见黄濑君的专栏哦!“青峰母亲发现自己搞错对象后,语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越来越帅了呢,你在妈妈们这一层真的也很有人气呀!”

“谢谢夸奖。”黄濑即使很疑惑但还是很有礼貌地回应了。

“小时候来我们家玩过的吧,和帝光的篮球部一起来的我还记得呢,想想都这么久没有见了真是时光飞逝呀,你呀当时最喜欢我做的糖水了即便嘴上说着要保持身材却还是不停地去添呢,为此还和大辉吵起来,是吧,我记得是有这种事情呀!”

青峰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暖暖的,气势十足却又非常温柔,完全和青峰一个样。

“是的呀,我最喜欢伯母的冰镇糖水了。”

“有空一定要再来呀,我也好和街坊领居炫耀一下模特黄濑君是我们家的常客呢不然认了干儿子也好呀。”

黄濑的心跳漏了一拍。

“······好的,我很愿意。”黄濑有点心虚地回答道。

“哎呀你看看我真是没用,上了年纪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我明明是来教训大辉的却耽误了黄濑君这么多时间。你能帮我喊我那不孝的儿子接个电话吗?”


“青峰君去买饮料了暂时不在呢······”

“这个家伙连电话也不带是想干什么啊!”青峰妈妈听起来很生儿子的气,“那等他回来帮我叫他给我来一个电话吧!拜托了黄濑君!”

“请、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好像很紧急的样子啊,伯母可以和我说说吗,希望我能帮上点忙!”

黄濑是故意这样说的,其实他已经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突然间,他发现他很想和青峰妈妈像这样讲上一阵子电话。

“诶这也太麻烦你了吧,不过如果是黄濑君的话应该可以试试看呢。毕竟以前我就知道,除了黑子君以外,大辉最喜欢的就是黄濑君了啊。”

咦?!等等,小青峰小时候到底都在妈妈面前说了什么啊!黄濑觉得两耳发烧。

“伯、伯母也觉得青峰君很喜欢我吗?”

“是真的哟,他每天回来就黄濑他今天啊黄濑他打球啊黄濑他什么什么啊的像念经一样,这样来看,说不定黄濑君的话他有可能听一听呢。”

这句话倒真没错,青峰对他几乎到了一种百依百顺的境界。

“我和你说啊黄濑君,大辉变得越来越不听话了!你看看他从大学毕业到现在,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连女朋友都没有交一个。五月家都开始抱外孙了,大辉一点动静都不打算有的样子,每天就是打球,工作,打球,工作,安排了几次的联谊和相亲完全没效果,这次好不容易有个很不错的姑娘对他有意思,他居然总是放鸽子。像黄濑君这么好的孩子,你也对我那个白痴儿子说几句让他上点心啊!”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黄濑在亲口听见青峰妈妈说出这一番话还是不太把持得住。原来青峰一直背着他自己处理这种问题,果然是他这种麻烦的性格让他担心。

想说,伯母,他压力很大没你们不要逼他呀,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了。

实际的意思是“拜托你们再把他借给我多一段时间吧”。

但是真正脱口而出的话却完全不一样。

“我知道的,请安心吧,我一定会劝他成熟一点!”

“哎呀黄濑君答应帮忙真是太好了,如果事成,伯母会做很多很多冰镇糖水给你喝,黄濑君真是个好孩子呀。”

“哪里您太客气了。”

“那既然是和黄濑君在一起,那说明你们两个跑去打球了对吧,十多年过去了,喜欢做的事还是没变呢,例行的one on one对吧,我知道的哟,大辉一直有说黄濑君进步很快呀,现在打倒那个黑皮了吗?”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小青峰一直都是最强的那一个啊。”

黄濑在苦笑,青峰妈妈在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呀。

“这可不像黄濑君哦,大辉以前总是会学你的语气给我听,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下一次一定会赢什么的。”

“他把什么事情都抖出来了呢!”

我早就不能打球了啊,因为膝盖的问题,剧烈运动会加剧撕裂,给行走带来不便,现在还要定期上医院复诊。

不可能说出口的吧,小青峰为了照顾我去给我排队买冰激凌这种事情。

“青峰君很过分呢,到现在都会欺负我啊,伯母也帮我教训一下他吧。”

只是想青峰妈妈像为那个未曾谋面的绘里沙生气一样也替他打抱不平,为了他怪罪一下青峰什么的,听起来很不错啊。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那就这样?黄濑君要来做客哦!”

黄濑凉太把电话挂断,讲电话放回原处。

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回来了,室内果然很凉快,买到了,为你要了两个章鱼球,你看他们多么友好地一个趴在另一个身上啊!”

青峰推开门朝他走来,炫耀一般把造型奇特的冰激凌塞到黄濑手里。

“趴在另一个身上什么的······整个雪糕都变得不堪了呀小青峰~”

黄濑结果冰激凌舔了一口,连连称赞。青峰坐下来看着他,也尝了一口自己手里的单球章鱼冰激凌,好甜,这个颜色是蜜瓜味的啊,那黄濑的应该是蓝莓味和菠萝味吧。

“你那个是菠萝味的吗?”

“不是啊,芒果味啦芒果。”

“会不会很酸,要不要换我这个?”

“嗯?不用啦都很好吃呀。”

“我排队的时候啊,有群像是高中生一样的男生在挤我,想排到我前面去,被我恐吓走了。”

“小青峰那是的脸一定很可怕啊,不应该吓人的。”

“因为人太多,就要卖完了啊。”

“我就算没有吃到也没关系啦,人这么多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骗人,如果我真的两手空空地回来,你就会沮丧的不得了。”

黄濑只是看着他笑,也不说话,专心致志地啃他的雪糕,可是青峰没有消停。

“好吃吗?”

“好吃啊,肯定好吃啦,小青峰不是也在吃吗。”

“描述一下味道?”

“……嗯,怎么说呢,水果的甜味吧,又凉凉的,好像加有碎冰在里面,牛奶的味道也和普通的不一样……话说你干嘛一直跟我说话,就不能让我安心地吃个雪糕吗?”黄濑终于开始注意到青峰突然变得很多话说,“……怎么了吗?”

青峰盯着他不说话,黄濑歪了下头见他不回答就继续吃自己的。

“我去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黄濑心里一跳,热意从脊背往脖子上涌,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很平常的语气回答:

“啥?没有啊,我真的是一直坐在这里哪都没去的。”

“有事,从刚才你就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说。”

“······什么啦我完全云里雾里啊。”黄濑闻言赶紧拿眼睛去和青峰的对视,可是不行,青峰的目光投射在他脸上,他就控制不住要移开视线。

“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久了,我还不清楚你?”

黄濑知道打混不过去,只好用个正当点的理由。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青峰一愣,回去?回哪?

“你看啊,现在都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哦,稍微有点累了。”黄濑边说边小小打了个呵欠。

“······开玩笑的吧你,昨天晚上还不是跟我扬言说要玩一整天不然绝对不会罢休啊。”

“看起来好像不行了呢,最近工作可能稍微多了点,”黄濑又掩嘴打了个哈欠,神情慵懒,“年纪不轻了啊,二十七了今天,你以为我十七岁?”

青峰疑惑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因为工作导致疲惫也的确有这个可能,黄濑体质一直比较差,正式进入全职模特的工作后,身体负荷很大。回家也不是不行,不但可以让他好好休息,还可以好好说话。

“没问题啊,你如果累的话我们就回去,在哪都一样过,只是我还想,你那么希望出来逛……”

“不服老都不行啊,力不从心力不从心。~”

“……你看看你那张脸再说话吧,妖孽。”

然后黄濑就笑眯眯地坐着吃冰激凌,咖啡厅内的冷气开得很足,他们恰巧坐在柜式冷气的旁边一点,就隔着一盆植物,扫风的时候,黄濑的刘海被撩起一点,露出光洁的额头,藏在墨镜下的蜜糖色双眼低垂着,看着手里的冰激凌,他吃得很慢,青峰都把脆皮啃完了,他才开始吃第二个章鱼雪球。青峰朝他的额头伸出手,想像平时一样摸一把,黄濑突然做出反应躲开了。

“……干嘛?”青峰皱眉,平时就算在外面,摸一下也是没问题的,况且他们现在的位置比较隐蔽。

“讨厌啊,不洗手就来摸我,手上全是雪糕,黏黏的,一会儿我的刘海会被你弄得一条一条的了。”黄濑笑答。

“啧,小气鬼,摸摸都不给。”青峰接过黄濑递过来纸巾。其实他还是莫名觉得黄濑的反应过大,不是撒娇般的轻轻一躲,而是像防御一样猛的避开了,身边的磁场在那一瞬间变得很怪。当青峰想仔细探究一下时,那种怪异的氛围又感受不到了,希望是错觉吧。

等黄濑吃完冰激凌之后,青峰拎起装着黄濑一时心血来潮在水族馆纪念品商店买下的毛绒海豹的纸袋子,和黄濑一起离开了咖啡厅。午后的阳光非常猛烈,既然是回家的话那还是走地下通道比较好,开着冷气也舒服一点,黄濑提议,随后一直疾走,连青峰都有点赶不上。青峰问他为什么走这么急,有什么事急着办吗。结果黄濑突然停下来了个转身,和紧随其后的青峰差点撞在一起,青峰被他突然的动作弄了个措手不及,黄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发问:

“小青峰没有什么事赶着去做吗?”

青峰莫名其妙,说没有啊,我今天是休假,特地调的,你不是生日吗。

黄濑面无表情地直视他,什么都没说。

“怎么了吗?果然出什么事了吧?有工作?”青峰问他,“不用顾虑我,如果有工作就去吧。”

“没有。”

“那是怎么了?”

“我在想,你太照顾我了。”

青峰大脑的运转完全跟不上黄濑的语言,当他还想再问的时候,黄濑突然抬头冲他一笑,闪得他回不过神来。

“那,我们不回家吧!我还想再玩一会!”

青峰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想去哪里?”

“嗯——哪里都可以啊!你看我们刚好在地铁站,今天人不多,无论挑哪一条线哪一个出口都可以呀!”黄濑变回了原本那种兴奋得像个小孩子的状态,“我看看……啊那不如就这里吧?我想找找这边的商场有什么新款……”黄濑指着地铁图上距离他们现在所在地相当远的一个站,那边的确集中了一片大型的商场。

青峰同意了,随他走向搭乘地铁的入口。


黄濑很反常,这点青峰知道,他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是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他一定会找借口,就像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一样。先顺着他,即使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反正现在有自己跟着,应该不至于出什么事。


搭乘地铁的途中,黄濑一直絮絮叨叨地说工作上的趣事,青峰根本找不到切入口问出自己的疑惑,便非常认真地听,希望能从他的话中听出点什么猫腻,找到他异常的根源。车上人非常少,因为今天并不是周末,现在的时间刚好是人们刚刚抵达工作地点或者刚好到校的时候,车厢暂时空出来,只有一个戴着耳机的老人摊开报纸在膝盖上仔细阅读,一对看起来像是外出观光的情侣靠着车厢门站立,他们应该在下一站就要下车,女孩亲昵地挽着男人的胳膊,男人在查看地图。他们两个也坐着,黄濑少见地挨着他,右手隐蔽地紧紧拽着青峰的衣角,笑容满面地轻声细语。青峰陪着他笑,偶尔吐槽一两句,换来黄濑不服气的反驳,气鼓鼓的表情好像河豚。青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伸手去摸他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冰凉。

“干、干嘛?”黄濑吃了一惊,想把手收回去,可是没抽出来,就作罢,用余光瞥了一下周围的人,有点急。

“你冷?”青峰体贴地把装着纪念品的纸袋挡在他们牵着的手前面,随后直视黄濑的眼睛。

“没有啊,列车的冷气开得虽然很足但也没到很冷的地步吧。”黄濑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出风口。

“那为什么发抖?”

黄濑无言以对,只是回握了青峰的手,稍微转过脸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好像没有听见青峰在说什么,他移开视线,继续谈起别的事情。青峰也无意破坏黄濑的心情,特别是在这种来之不易的假期还是他的生日的时候,于是他打算把事情再往后推推,虽然很在意,但至少把今天过完吧,明天一定要让他说出来。黄濑的这个表情他是清楚的,从高中的时候他就开始解读黄濑的面部表情,肯定有什么让他很难过很难过的事情发生了,黄濑自己对这方面的事情的处理方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一般的不向任何人倾诉,包括青峰本人,一般来说,他如果没心没肺的笑容越来越多,背面的阴暗值就是处于一个急剧增长的状态,青峰为此伤透了脑筋。

黄濑好像终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有点泄气地靠在椅背上,努力思考还有什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打破青峰大辉的怀疑,否则他必须忍受此时他们之间这种令他窒息的沉默,必须说点什么。青峰不让他察觉地扫了一眼他微蹙的眉头,暗暗叹了一口气,开始若无其事地聊起自己身边发生的事。黄濑见他开始说话,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聚精会神地听着,时不时点头表示赞同。虽然青峰扯的都是一些闲事,他却把它当成了国家大事在倾听。青峰把手移到他身后轻轻揽住他,偶尔摸摸他的背,宽大的手掌覆在黄濑的背上,热热的,非常温暖,好像要全力驱除他心中的不安。因为很暖,黄濑无自觉地往他身上靠了靠,青峰有点难过,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连平时最重视的伪装都忘记了。

行车的距离有点远,形形色色的乘客上车又下车,时间一长,黄濑开始想睡了。他稍微侧着身子,朝青峰的臂弯里无意识地钻了钻,青峰拨下他的刘海挡住部分面容,取下墨镜,让他睡得舒服一点,没有摘掉他的帽子是因为冷气是从头顶直接吹下来,感冒了就不好了。那么现在,主角陷入沉睡,青峰开始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黄濑非常注重他的工作,应该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是受到排挤了吗?这家伙从童年时期开始就开始受到别人的嫉妒,可是他一直能很好的处理,无视就好了。那就是不公平待遇?上头给了他不对头的工作?违背了他自己的意向?经纪人逼迫他了?青峰大辉冥思苦想,就是不知道怎么找到一个比较好解释的原因。

黄濑从来都不喜欢示弱,在青峰面前也一样,如果单刀直入地询问他工作上的烦恼,他会认为自己做得那么不好吗?表现得那么差吗?流露出了需要帮助的弱者气息让旁人注意到了吗?随后会更加强迫自己。青峰在和他交往的初期有过这种错误,到现在他都非常小心,黄濑在这方面异常的敏感,特别是在交往后,青峰知道他其实就是在担心自己认为他实际上在很多方面都比表现出来的要没用得多。很多时候黄濑都会很有压力,当然这些压力都是他自己给的,他总是希望青峰能看到自己和青峰是一个旗鼓相当的人,能看到他坚强的那一面,知道他是一个独当一面的人。


青峰了解他的想法,但也陪着他演,没有直接指出他钻牛角尖的思考方式,试图用其他方法将他的盔甲一点一点击碎,软化他的外壳。比如说,黄濑阴沉着脸却在见到他的时候强颜欢笑,青峰就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切照常。给黄濑洗碗,给他买一个小蛋糕,帮他把每天必吃的水果剥好,给他吹干湿淋淋的头发,最后送他到床上去,用被单裹着他,让他只露出一张脸,此时就是询问的时候了,什么事都做完了,没有别的借口可以找,青峰会抓住他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额头抵住额头,这种温柔的在劫难逃黄濑根本无法抵御,两下就沮丧地招了,然后青峰就会像和一个笨蛋在说话的语气开导他,摸他的头,他的脸,他瘦削的脊背,赶走所有的不安,用肢体语言告诉他不是一个人。黄濑在得到青峰的宽慰后表情看起来会比较放松,他会紧靠过来用手脚缠住青峰,把下巴抵在青峰的肩窝处结巴道:

“你觉得我很没用吧,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好,总要寻求你或者别人的帮助,我知道我实际上没有看起来那么厉害,可是我会改进的,所以不要嫌弃我啊。”

然后青峰就轻轻给他一拳,用难以置信的语气教训他:

“黄濑凉太好大的野心啊,还妄想自己不需要别人就能够独自处理所有事情,你真是了不起啊。”

黄濑一听就泄气了,肩膀都垂下来,放开了缠着青峰的手,他知道青峰没有很看得起自己的能力,但他这一如既往的嘲笑直球令黄濑对自己非常无奈。可是青峰一个躺倒抓着他的胳膊让他摔在自己身上,反复抚摸他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把嘴唇贴在他的太阳穴非常温柔地说道:

“你怎么回事,没有人能够独自生存下去,所有人都是彼此相依的,世界是由不同的人们一起构建的,你和我都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而已,既普通又渺小,不用想着一个人背负所有责任拯救整个世界。我就这么不重要?我难道只是一个摆设?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就这么没有意义,让你觉得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你选择什么都不跟我说?”

“当然不是啊!”黄濑一听急了,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抢着说道,“就是因为小青峰很重要!你看,你在外面整天命悬一线很辛苦,我才更应该争气点不要让你在回到家还因为我的事情烦恼。”

“好烦啊你,”青峰捏着他软软的脸颊,“你对我来说也是一样重要吧。听我说,不要做这种单方面的付出,我要知道所有事情,如果我回家只是为了吃点好的舒服地睡上一觉那我为什么不回那边的房子睡?我回来的所有原因都是为了见你,我喜欢你,我要照顾你,你就是支撑我的全部力量。如果你一个人在很难过你以为我会好受?”

黄濑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惊叫道“出现了!哲学峰!”,最后还是青峰放他一个人去想。他用被子把黄濑裹好,然后钻进去,将他往怀里抱。黄濑背对着他,把冰冷的双足往青峰双腿里塞。青峰在他背上蹭,嗅着他身上特有的沐浴露香味。

“刚才说的‘普通又渺小’我要收回。”

“嗯?怎么了吗?”

“黄濑凉太对我来说最伟大了。”

“诶,说什么呢?”

“我说全力拯救我于黑暗之中的黄濑凉太世界第一伟大。”

黄濑想了一下,不好意思道:“······是在说以前的事情吗,没有啦失败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成功,你不要在意。”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都一样,你最成功了,无论在哪方面。”

黄濑的脸有点发烧:“所以小青峰是在说最喜欢我了吗?”

“什么最喜欢你,我只喜欢你,哪里还分什么最喜欢次喜欢啊,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黄濑没有接话,只是笑着向后靠了靠。

“我到死都不要离开你。”青峰说完这句话,在他的后颈印下一个吻。


后来时间长了,黄濑渐渐开始注意到青峰看似无心的动作和大大咧咧的不在乎语气都是他精心计划好的,他就是在等每一次黄濑陷入低潮的时候迅速将他从绝望中抓起来,为了不伤他的自尊还做得非常不引他注意,黄濑非常感动。这种特有的方式,就好像黄濑赤身裸体地抱膝蜷缩在一个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荆棘的黑暗角落里孤独地坐着,头顶的天空伸进一只大手进来摸摸他的头,捏捏他的脸,拍拍他的肩膀,和他玩一会儿,让他不要这么寂寞,可实际上就会发现,这只手借着和他玩的时候做出很大的动作,每次都把围绕着黄濑的荆棘向外推,让它们远离黄濑的身体,避免他受伤,黄濑身边安全的空地越来越多。这应该叫青峰大辉式温柔?实话说,黄濑这种个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青峰一手造成的,原因自然是青峰大辉少年时期那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如果用同样的比喻,那就是青峰一个人行走在黑暗的荆棘道路上,越走越孤独,黄濑很担心于是跟在他身后,却没办法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想用在荆棘地里跳舞来引起青峰的留意,博他一笑,让他开心一点,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青峰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或者说,根本感觉不到身后有人,他到最后都只是自己鲜血淋漓地望着青峰的背影越走越远,而荆棘已经将他包围,他出不去了。多年以后,青峰担任了那只大手的工作,他要把黄濑保护好,让他安全地从那个噩梦里走出来。

人们在年少时期总是恣意妄为地去伤害深爱他们的人,自以为是的嘲讽也好,恶意慢慢的忽略也好,这种不可估量的折磨般的中伤最终都会反弹到自己身上。比如说青峰大辉,在年少无知的时期因为没有特别亲近的关系而仅被用于发泄自己的不满来满足自己怨恨这个世界抛弃他之后的舒爽的黄濑凉太,变成了他深爱的人,黄濑凉太身体不太好,早年负荷过重导致膝盖撕裂,容易陷入自我怀疑和厌恶的状态,担心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永远无法获得家人的对自己情感的祝福。

这些都是报应。

青峰大辉对照顾黄濑凉太没有任何怨言,即使在磨合的过程中会有小吵架,他永远都是最顺着黄濑的那一个。

黄濑曾经认为青峰是因为过去的愧疚感而对他产生歉意所以才和他在一起,但善于观察人类的黑子哲也告诉他,青峰大辉绝对是非常喜欢黄濑凉太,像他这么怕麻烦的人,如果只是为了赎罪让自己好过一点,大不了可以请他吃顿饭,把话说清楚,表达歉意,而且还是为这种谁在少年时期都可能犯的中二病,完全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每天和他联系,带他出去吃好吃的,听他说一些有的没的,给他削水果端盘子刷碗最后还要哄他上床睡觉,早就超出赎罪的界限了不如说他们根本就不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这么简单。

今天青峰大辉也打算用以往的经验开导黄濑,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他享受一下白天。青峰抬头看了看路线图,还有一站就要到了,他摸了摸黄濑的脑袋,黄濑被他弄醒了,迷迷糊糊地找脸上的墨镜,青峰把墨镜取出来帮他戴上。

“嗯···?小青峰,到家了吗?”

“不是到家了,是到了商场,你刚才不是还喊着要到商场去?”

黄濑想了一下,说:“对哦,我都忘记我改变主意了。”

他们离开了车厢,从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底下出口直接进入商场。黄濑挑了几家自己喜欢的店进去看新款,青峰也就紧随其后,知道黄濑转过来说小青峰你跟得太紧了稍微有点像变态了啊,他才放松点距离。黄濑眼光极佳,与其说像客人倒不如说是设计师,很多衣服他带回去都会进行一系列修改,改过之后的风格变得完全不一样,更加贴近他自己的气质,还有专门的人会记录他的私服档案,当然他平时休假待在家中不需要面对摄像头就和青峰一样穿得非常随便,说到底其实也是男人,觉得穿得舒服就好是理所当然的事。黄濑取了几件衣服要往试衣间去,他用“不好意思啦小青峰~拜托你先等我一下吧~”打发了青峰,青峰知道他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就坐在店内的长椅上的等他,无聊的时候翻翻手边的杂志。

在他不知道翻到第几本杂志的时候,他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开始震动,青峰不太愉快,我去啊搞什么我明明说好是休假的那帮小崽子别是由于上什么麻烦要把他叫回局里吧如果真是这样就要好好收拾他们,青峰冷着个脸,看都没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就没好气地应起了电话。


TBC


【下回(章三):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2cf7


评论(5)
热度(35)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