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The Leman 情夫(章六)

【上回(章五):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2d4d


黄濑周六大清早就一直在超市生食品区转来转去,到底应该买什么材料呢?虽然自从和青峰出到社会之后就做了很长时间的饭,但是“给喜欢的人做饭”和“给喜欢的人的妈妈做饭”完全是两个概念啊。他想来想去,果然还是做简单的家常菜就好,搞得太复杂说不定会引起消化不良,上了年纪的人消化功能比不得年轻人。黄濑把挑好的蔬菜肉类甚至还有果物带回家,专心致志地做菜,幸亏学习能力超强,所以不像一般这个年龄的男人一样什么都不会做。看看时间,他在想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好,其实也知道穿什么不必很在意,但还是希望能留下一个好一点的印象。

怎么做才能让大家觉得我是个好人呢?

这个想法很奇怪,它一直在黄濑的心上扎根,说话语气温柔一点?经常笑?到底该怎么做呢?以前他问过青峰,他说,小青峰,你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吗?青峰很奇怪地看着他道,你难道是一个坏人吗,为什么这么想呢。黄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是不是一个好人感到怀疑。

但果然还是具有亲和力的形象比较能让人在这个时候感到舒心吧,于是他从衣柜里找出了平日穿的t恤和九分裤。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稍长的头发,这该不会让青峰妈妈认为他是个不伦不类的人吧,好想剪掉变回原来的样子,但是现在工作还不允许,他叹了口气,头发是真的没办法了。黄濑把做好的菜肴小心翼翼地装进便当盒里,便当盒是小熊图案的,当时在商场买电饭锅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赠送了这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便当盒,非常可爱的样子,希望青峰妈妈看到之后能心情好一点吧。他把帽子扣在头上,随便找了一副平光眼镜戴上,因为戴墨镜去医院探视病人总觉得好像不太礼貌。黄濑将便当盒包起来,捧在手里,不敢装纸袋,怕洒出来。他一步一步小心地向车站走去,今天是周末,路上行人很多,车流量也很大,幸好没有开车出来,不然就要塞车了。黄濑搭乘地铁前往青峰父母所在的医院,车厢内很挤,没有位置可以坐,他被挤到一个角落里,背对人群,低着头,双手紧紧抱着胸前的便当盒。终于到站,他试图从堵在车厢门口的乘客中间通过,招来乘客们不满的声音。

“谁啊别挤啊。”

“搞什么啊实在动不了了。

“不好意思让我过一下。”他低着头,压低声音道歉。

“块头这么大就别坐地铁啦占一堆位置······”可能是长时间的拥挤导致一个中年妇女的烦躁爆发,忍不住口出恶言。

黄濑有点无奈,缩了缩身子想显得没那么高大,但还是千钧一发在车门关上之前下到站台上。他走到一边的长椅上,打开风吕敷,掀起便当盒的小熊脑袋盖子,太好了,没有洒出来呢。黄濑欢欢喜喜地把便当重新包好,心里有点紧张,走出地铁口再过一条马路,对面就是医院了。为了赶走心中逐渐升起的不安情绪,他加快了脚步。

报上从青峰那里得到了病房号,在前台工作人员好奇的目光下登记来访人员的名字,他低着头朝病房的方向走去。403号,就是这里了。黄濑扯了一下衣服,把被帽子压得稍显凌乱的头发理顺,屏住呼吸,敲了敲门。

“请进。”是电话中女人的声音,可是听起来好像不太一样,老了很多。

自中学到现在他已经有十三年没有见过青峰妈妈,只能模糊模糊记得青峰妈妈手艺很好,对每个男孩子都特别好,很会照顾人,笑声爽朗,还会整天拿儿子开玩笑,把当年的青峰逼急了要爆发她也不在意。嗯,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如今对青峰妈妈的了解就只有从青峰平日里偶尔的抱怨得知,妈妈还是气势汹汹的性格,对谁说话都理直气壮。

黄濑轻轻把门推开,来接应的果然是青峰的母亲。最初黄濑并没有认出来,她剪了短发,好像比记忆中的要矮一点,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长高了,她的短发梳得很整齐,衣服也是干净清爽,但是双眼布满血丝。青峰母亲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

“果然是黄濑君啊,大辉给我来过电话说你会来替他一阵子,我那个白痴儿子就知道麻烦别人,快进来。”

“打扰了,这是做的便当,您应该还没有吃午饭吧?”

“你真是太客气了,还没有呢,正打算去买一个,既然黄濑君做了便当,那我就不用再去一趟了。”

青峰的母亲接过便当盒放在窄桌上,一边找杯子给他倒茶,一边夸他长高了好多,变得更漂亮了。黄濑一边欠身一边道谢,他注意到病房还算宽敞,但是百叶窗是放下来的,室内一片昏暗,帘子拉上了,青峰父亲应该是躺在帘子后面的病床上,只有摆满药品和生活用品的窄桌上的台灯发出光亮。青峰母亲从床边挪出一张椅子让黄濑坐下。

“谢谢。”黄濑说,“叔叔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有好一点吗?”

“他呀,看起来并没有起色,但肯定已经有在很努力地恢复了。”青峰妈妈勉强笑道,“谁知道呢,年龄一大,什么病都可能患上,一点征兆都没有······”

“请不要太担心,叔叔是个这么好的人,我认为一定会好起来的!”

“黄濑君真是一个好孩子呢。”青峰妈妈失笑,“要是我的孩子就好了,大辉就知道气我。”

“小青峰看起来是凶一点,其实他很担心您的呀!”

“是吗那个大块头黑皮?”青峰妈妈伸手去取放在桌上的便当盒,“让我来用黄濑君的料理填饱肚子吧,噢,好可爱啊。”

青峰妈妈把裹着的风吕敷解开,露出了小熊金黄色的脑袋和它无辜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黄濑高兴极了,能让青峰的母亲笑出来真好,能帮上忙真好。

“哎呀这不是非常美味的样子吗!让人看了就想吃呢!”

“请尝尝吧。”

青峰妈妈用筷子夹了一块蛋卷咬了一口,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黄濑,问:

“黄濑君好厉害啊,明明是男生,怎么做到的?”

“啊······我在学习新技能方面还挺有天分的吧~”

青峰妈妈就一边享用黄濑带来的便当,一边和他说话。

“真是太麻烦黄濑君了,给我做便当又特地过来和我说话,大辉那家伙怎么回事呢!居然随意差遣黄濑君。”

“哪里的话,我和小青峰是那么长时间的朋友,应该互相帮助的,您不要放在心上。”黄濑连连摆手,“而且,和您说话也很开心呀。”

“和我吗?嘴巴真甜,以后到我家来,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黄濑在安慰别人的时候,语气总是非常温柔,像一团暖暖小小的光把对方裹住,青峰妈妈开始一点一点地和他倾诉对儿子的不满,她每说一句,黄濑就响应她。她埋怨青峰长这么大一点打算也没有,他响应她;她说青峰对谁都是一脸凶相,他响应她;她说青峰活该找不到好女人,他响应她。无论青峰妈妈说什么,黄濑都不去反驳。

都是因为歉疚。

待青峰妈妈把便当吃完,她的怒气似乎也消散多了。

“其实上次和你通电话的事情被大辉知道了,你还记得吗,他非常火大,我也很火大,是我让你转告他记得去和一个女孩子的父母吃饭的,他有没有迁怒你?”

迁怒他?怎么可能呢,青峰什么时候都不会迁怒他。黄濑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我还担心他乱发脾气。”


青峰妈妈说,那个女生伊藤条件很不错的,比之前介绍的哪一个都优秀,是青峰父亲过去曾经一起共事的同伴的女儿,从海外留学回来,目前在编辑部工作,长相虽然没有桃井标志,但也是非常端正的美人了。伊藤和青峰虽然一直没什么交集,但伊藤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一直没有交男朋友,家里有点急,随口提了一下青峰,谁知对方出人意料的感兴趣,会面之后和家里人说是一见钟情。两家又还算交好,青峰也是没有交往的对象,但为什么不干脆发展一下关系呢?伊藤年龄和青峰相仿,在未婚女性中已经不算小了,她主动对青峰的邀约,却全部被青峰的铁面挡了下来。作为女方,伊藤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受委屈,青峰一点面子都不给完全失了男人该有的风度。

“绘里沙那孩子,一周几次都会到家里来探望我和他爸爸,带着水果和老家的蔬菜,偶尔出差还会马上把特产送来。对此我都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大辉他绝对不可能对绘里沙的父母做这种事情,完全就只是她一个人在付出,我觉得非常失礼!那天回来他又和我吵,说他绝对不可能和绘里沙有进一步关系,更别提结婚了。黄濑君你小时候是来过我家里玩的,你应该没有忘记我丈夫的样貌吧?”

“是的,我没有忘记,当时叔叔和我们一起打了球赛,印象非常深刻!叔叔的身手非常敏捷!”

“他最喜欢的就是小孩子了,我身体不好,在生大辉的时候就落下病根,然后我们就一直没有要其他孩子。他也非常疼爱大辉,还有你们打球的这几个,虽然没怎么见面,一直都有挂念着,不如说那个笨蛋只要是打球的他都喜欢吧!可是呢,大辉居然胆敢做出这样的发言,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原谅他!”

青峰妈妈一直涛涛不绝犹如发射连珠炮一般说着,突然就停下来,盯着地面不说话,好像面前得黄濑根本不存在。黄濑有点担心,叫了她几声都没有应。青峰妈妈突然站起来,说,我去看看他。她从黄濑的身边经过,径直走向拉拢着的帘子,黄濑问他也能进去探视吗,可是青峰妈妈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哎呀,你醒了呢,和客人说话,一直把你晾在这里。”

“想喝水吗?我给你到一点好不好?”

“橙子呢,要一个橙子吗?昨天晚上才去买的,我把果肉压碎了,加点糖喂给你?”

“既然醒了,我就把百叶窗拉起来一点吧,你晒晒太阳。”

“想坐起来吗?我帮你把床摇起来一点怎么样?坐起来可能舒服点,你躺太久了。”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青峰妈妈一个人的声音,没有人回答她。

失语。

黄濑坐立难安,想进到帘子里去帮忙,可是又没有办法介入,青峰说的没错,这两人总能营造出一种与外人隔绝的氛围,即使青峰父亲已经是这个状态,但是没用,这依旧是个谁都别想打破的结界。他就只能一个人坐在一边,什么事都做不了,因为不管怎么来说,他都只是一个外人而已。他不是医生,他不是家人,他不是伊藤绘里沙,只是一个拎着做好的饭菜进行探视的闲杂人。青峰妈妈掀开帘子出来,对他说,能请他去煮一点热水吗。黄濑马上同意了,取了水壶就去烧水,等他回来时,帘子已经拉开了。他把热水倒进保暖壶,不知该不该走过去。

“黄濑君来了,肯定记得的吧,我让他见一下你。”青峰妈妈示意他过去。

处于病痛中的人总是丑陋而枯瘦,青峰的父亲躺在床上,面颊突起,双眼深陷,虽然神情呆滞,但是转动的眼球可以看出他是有意识的,一只手放在被子里,另一只手搭在外面,上面连接着针管,正在输液。他把目光停留在黄濑脸上。黄濑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并告诉他自己会在他行动不便的时候尽全力照顾他的妻子,他什么也不要担心,只要安心养病就好。青峰父亲没有办法回应,只能缓慢地眨动柔和的双眼表示他听见了。光是清醒着听人说话已经很疲惫,青峰妈妈把床摇下来,给他盖好被子,放下百叶窗,和黄濑退出去,拉拢帘子。

“他每天都醒一会儿睡一会儿很辛苦,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很难进入安稳的睡眠状态,所以我都尽量让他多休息。”

青峰妈妈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之前的兴致勃勃无所畏惧全都不见了,安安静静地坐在行军床上,音调也降低了很多。

“下回让五月把孩子带过来,他的精神都会好一点。”青峰妈妈笑着说,“当然了,黄濑君能来我也很安慰,有人和我说话解闷真是太好了。

自那以后,黄濑每个周末都会去替换青峰,偶尔会遇到抱着孩子前来探视的桃井。青峰妈妈把孩子抱进去给青峰父亲看,他和桃井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说话。桃井嫁得很好,过的是现在的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生活,可靠的丈夫,友善的家人,健康活泼的孩子。青峰妈妈说过她还以为青峰会和桃井在一起,毕竟是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桃井说,女孩子都会想嫁给对自己的过去不是特别清楚的人吧,青峰是和她摸爬滚打到大的伙伴,但却不是她理想的人生伴侣,两个知根知底的人是相处不久的,相比之下,自己的现任丈夫,要更加与自己在家庭婚姻上合得来。黄濑说,小桃子懂得真多啊。桃井笑着点头,毕竟女孩子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呢,虽然也有不幸要离婚的,但只要是女人,都希望自己第一次婚姻就是成功的吧。

“结婚要考虑很多事情呢。”黄濑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

“小黄和阿大最近还有联系吗?”

“嗯,有发简讯和打电话的,但是因为工作都很忙,加上还有家人要照顾,见面的机会很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偶尔加班后有连休,他会过去我那里,我给他做点有营养的吃,因为最近他吃的都是便利店卖剩的便当,我怕不太新鲜。而且他太经常吸烟了,以前还控制得好一点,最近负担变得很重,所以吸得很凶,局里也都是烟雾缭绕,他想不吸都难,我也没办法控制,就学着做一些润肺的糖水,尽量缓解吧。他因为要抓一伙抢劫犯,都几天没合眼了,盯梢回来时连洗澡都来不及就倒在桌上睡着了,还是我一通电话叫醒的他,让他过来把衣服洗了。最糟糕的是他一直头痛,连着后颈也总是酸胀无力,过度疲劳导致的神经痛,我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吃药只能缓解一时啊。而且还有副作用,养成赖药性就糟糕了,像这种症状除了休息什么解决办法也没有,可是他又停不下来,总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做,我又什么忙都帮不上······”

桃井侧脸看着他,道:“小黄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有关阿大的事情就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呢。”

黄濑愣了一下,肩膀垂下来,有点沮丧地说:“居然和十几年前一样,我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这不是挺好吗。”

“好吗?”

“嗯。”

黄濑没再说话,低落了一会儿,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事情,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袋,交到桃井手里。

“这是什么?”

“上周去浅草寺外延拍摄时,给正彦求了一个平安御守,他周岁生日我因为工作没能来参加,这个看能不能做补偿。”

“哎呀谢谢小黄~正彦会很高兴的~虽然他现在什么都不懂~”

“小孩子嘛,希望能平安快高长大就好了。”

“嗯~所有母亲的愿望呢~”

黄濑看着桃井面庞上浮起初为人母的喜悦红晕,羡慕地说:“真好呀,和喜欢的人有自己的孩子。”

桃井转头去看他,试探道:“小黄?”

“嗯?怎么了?”黄濑疑惑地问,“怎么盯着我呀~”

“你刚才,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话吗?”

“我?我说什么了吗?”

桃井非常担心地凝视着他:“没什么。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见阿大了?”

“嗯?啊,是······挺久的吧?”

“今天见个面怎么样?你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可以,实际上很不好哦。”


黄濑每个周末在离开医院后都一个人搭乘地铁回家,不敢联系青峰,因为怕影响他的休息,有时候他是周六上午才下的班。他在街角的超市买了一条新鲜的鱼和一些菌类,再挑了两盒材料丰富的杂果沙律,家里还有早上刚买的猪肉和鸡蛋,他打算听从桃井的建议,今天和青峰见个面吧,一会儿给他个电话看能不能过来。黄濑提着材料走上楼梯,用钥匙打开自家的大门,发现们并没有锁。不会吧?果然玄关处放着青峰的鞋子,他过来了。黄濑心中一阵莫名的窃喜。但是四处看了看,沙发上床上都没有他的影子,别是在浴室?黄濑敲了敲于是关着的门,无人回应,他拉开浴室的拉门,青峰倒在浴缸里睡着了。

“小青峰!”他急急忙忙过去把青峰即将沉到水面以下的脑袋往上提,“别在这里睡着啊!我要是晚一点回来你不是要淹死?!”

“嗯?”青峰听到他的声音,睁开迷蒙的双眼,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怎么睡着了······想着只是眯一下眼而已······”

黄濑用手去抱他,触到完全冷却的洗澡水,大惊:“你到底在水里呆了多久啊!谁都冷完了!要感冒的啊!”他拔掉浴缸赛,打开淋浴头,将水温调高几度,就往青峰身上冲。

“好烫好烫!”热水把青峰黝黑的身体烫得通红,黄濑不理他的哀嚎。十五分钟后,狭小的浴室,连排气扇都没打开,七月的天气,泡在一大缸热水里的青峰开始冒汗,脑袋发晕,气息不稳。黄濑才把水放掉,取来浴巾把青峰全身上下擦得干干的,套上被当成睡衣的宽大t恤和短裤,把晕头转向的他赶到客厅去。青峰倒在沙发上,对着黄濑端来的水一阵猛喝,刚才比蒸桑拿还过分的泡澡令他严重脱水。

“黄濑,有酒吗?”他懒懒道。

“没有!不许空腹喝酒!”黄濑还在为青峰刚才在凉水中睡着的荒唐举动生气。

“小气鬼。”青峰笑他,因为大量吸烟导致的沙哑嗓音听起来老了十岁,“可以把冷气打开吗,我会把温度调高的。”

黄濑又舍不得生太久的气,他用气鼓鼓的表情点了点头,从冰箱里取出很小一碟切好的西瓜,放到青峰面前的桌上。

“夏天西瓜应该切多一点嘛!”青峰开玩笑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苍老,像一个终日吸烟。

“我给你留了有啊!就要吃饭了你先吃这些吧!”黄濑突然跑出哭腔,但马上控制住了,冷着一张脸。

青峰一愣,从沙发上下来,跑过去贴着他,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这是怎么了?只是一个西瓜哦,不不不,西瓜就是应该切开吃,不应该挖着吃!都是我没常识!”青峰摸不着头脑,只能猜测是西瓜的问题。

“才不是呢!”黄濑气得跳脚,“西瓜就是应该挖着吃!”

“那是怎么了?”青峰把脸贴在黄濑脖子上蹭。

“什么怎么了?”

“刚才,那个是在哭吧?”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哭,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好怕!”

黄濑气鼓鼓地搅拌鸡蛋,青峰也不敢走远,就坐在餐桌边等他气消,中途好像想说点什么,但是长期吸烟损坏的嗓子堵了痰,说了几次说不出来,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咳嗽了几声,清不了喉咙,就只好放弃了说话,泄气地坐在一边。黄濑听到了全过程,难过极了,可是又不敢转过去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

“你,能不能少抽一点?”

青峰清了几次喉咙,才顺利回答“好”。 黄濑在等锅里的鱼小火蒸煮时,打开那两盒沙律,倒进玻璃盘子里摆好,倒上沙律酱,搁在青峰面前,想让他吃多一点果物蔬菜。青峰不知道他怎么心情不好,讨好地对着他笑,一边说沙律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真不愧是出自黄濑大人的手下啊!黄濑不知道怎么回应,递过去小叉子,沉默地看着他吃了一会儿,又转过去看鱼煮得怎么样了。

在吃完饭后,黄濑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小盅,放到青峰面前。是冰糖雪梨糖水,润肺的,冰凉冰凉。

“早上刚做好,放冰箱里的。”黄濑已经没有再对青峰表现出生气的样子。

“哦哦,你能提前料到我会过来呢!”青峰一边拿小勺子搅拌着盅里晶莹剔透的雪梨,一边惊讶道。

“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所以每天都有做。”黄濑把洗好的碗放进消毒碗柜。

“啊······抱歉,我会尽量经常都来的。”青峰看着他,歉疚道。

“嗯?不是啦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黄濑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把手擦干挪过去和他坐在一起,“我自己也有在吃,你不要乱想。”

“我知道这个是润肺的,”青峰看着他贴过来笑,“你又不吸烟,做这个自己吃干什么。”

“······我就是想吃啊。”黄濑把头靠在青峰肩头。

青峰见他死不承认,就自己笑,也不管黄濑不服气地用手指戳他,把糖水喝完,舀起盅底切成小方块的雪梨,问黄濑要不要。黄濑下意识地就把头一下子撇开,紧闭着嘴,远离伸过来的勺子。

青峰看着他的这副样子,心下一阵难过,伸手去摸他。“你看你,吃到都想吐了吧?”

黄濑见瞒不过去了,有点丧气地低着头。“你过来的日期又不固定,这个吸烟的人喝挺好的,你平时又吃不到,能逮到一回是一回呗······”


自从父亲出事后,青峰到黄濑这里留宿的频率大大降低,时运不好,最近案件发生又特别多,本来见面机会就不多,现在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满四次,就是说一周见一次都很困难。黄濑只能通过电话中的声音来判断青峰的健康状况,嗓音越来越不清晰,痰堵在那里出不来,每次通话都要咳上半天。黄濑就开始急,经纪人西加告诉他,自己母亲在老家的时候都会做冰糖雪梨糖水给家里的老烟枪父亲,可以润肺化痰止咳,长期饮用效果还不错。他马上就去学习怎么做,青峰一来就盛给他,当饮用水一样喝下去,青峰来得少,效果并不明显,但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了。青峰假期时间不固定,为了避免他来的时候失去喝冰糖雪梨的机会,黄濑每天都做,超市的雪梨都要被他买断了,青峰不来他就自己喝掉,于是演变成了天天喝天天喝,喝到他都永远不想再看到雪梨,闻到雪梨的味道就想吐,但是他还是要坚持做,青峰能吃上一点都是好的。

“我会尽量调整时间过来的,只是有时候太困了,开不动车也挤不上地铁,在办公室睡着了。”青峰坚定地对他说。

黄濑瞪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急道:“我的目的是让你少吸烟!这和你来不来没有关系!到底有没有弄明白我今天为什么对你生气!”

“果然还是因为我黑吗!”

“怎么可能啊!你给我严肃点!”黄濑把青峰对着桌子的身体扳过来,“你自己说,除了吸烟太严重,你还做错了什么!”

“我不应该在浴缸里睡着。”

“不是在浴缸里睡着!重点是在冷水里睡着!还有呢?”

“我不该在提出空腹喝啤酒的要求。”

“你看看!大量吸烟,在冷水里睡着,空腹喝啤酒,吃便利店卖剩的便当,不吃蔬菜和水果,疯狂地熬夜,在办公室睡着,抓罪犯的时候弄伤自己,”黄濑一样一样数着青峰的过错,并在青峰惊讶的眼神中补了一句,“你当我瞎吗,帮你穿衣服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左臂上的那道伤口,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这个表情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问的话你到现在都不会告诉我?!记得以前我们约好的一件事吗?若果你胆敢在任务中把自己弄伤,我就去接全裸的广告?”

“不不不不不,”青峰马上警惕地接口,“这只是小伤,当时突击场面太混乱了,都扭打在一起,旁边一个罪犯是要朝我同事挥刀子,结果我在旁边把一个人按在地上,不小心把我划伤了,真心不是冲我来的!你看我你看我你快看我,这张脸恐怖吧?他们都欺软怕硬,没人敢对我怎么样啦!放心放心!”

面对青峰慌忙的解释,黄濑只是安静地坐着不回应。在刚才狠狠对青峰表示了不满、心中的担心与愤懑得到宣泄之后,他立刻陷入了自我厌恶。每次去医院探视青峰父亲时,青峰的母亲都会表示她对自己儿子的多种不满,总之就是儿子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对。现在他自己又还要对青峰生气,抱怨他的种种不该有的行为,就算是关心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说出口,特别是在他已经是这么疲惫的状况下,叫他过来一起吃饭又不是为了教训他。

简直糟透了,黄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是个可恶透顶的人。青峰对他就好像有着无尽的耐心,无论自己做错什么,青峰都没有对他大声说过重话,最多也就自己生生闷气,过一会儿还是会过来哄他,相比之下,黄濑才是那个不知好歹的人。他承认照顾青峰父母的这段时间了解了很多事情,也明白自己除了送饭以外什么忙都帮不了,越来越焦躁,可是这不构成对青峰发脾气的理由。他努力平息下心情,转过去面对青峰。青峰估计还在纠结黄濑刚才的威胁,说了一堆黄濑根本没听清楚的话。

“所以啊!接裸模广告的事情绝对不能做,知道吗?黄濑?你又在听我说话吗?”

黄濑难受地抬起眼睛,的目光穿过现场的睫毛,落在这个男人脸上。

胡子长了一堆,好丑。

才不是,好帅。

世界上最好的人就是他了。

“······我知道了,那你听话点。”黄濑说。青峰终于放心下来,长出一口气,把盅底的雪梨吃完。

“每次去看你看妈妈,妈妈都对你很不满,情绪很失控呢,你真的有听我说的别去激怒她吗?”黄濑把小盅拿到水槽旁边清洗,“她好像反而更加生气了。”

“我妈一直都是这样的,别在意。我正在和她打一场恶战,她还在孜孜不倦地联系那个女人,反正我没有回应,那她就一直做下去吧,看谁耗得久。”

青峰挪到沙发上斜躺着,伸手去摘桌子上的葡萄吃,黄濑把手洗干净了也挪过来和他靠在一起。

“究竟是为什么啊,伊藤小姐不是和小青峰没见过几次面吗,为什么这么执着啊!”他把水果盘直接拿在手里,省得青峰伸手去拿。

“我也觉得很奇怪,莫名其妙,突然冒出来,直奔主题要结婚,根本没有和我相处过,就只是把我妈撂倒了,目的性强得我都不好意思说。”青峰郁闷地翻了个白眼,把拿到的葡萄塞进黄濑嘴里。

“唔······”黄濑把葡萄咽下,伸手一下一下地摸着青峰的额头,“的确很奇怪啊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只是想结婚,刚好有个人在面前,马上就决定了的样子。”

“神经病,随便利用别人,我妈虽然很想让我爸看孙子,但如果不是她刚好出现一直煽风点火让我妈觉得希望变大,我也不至于和她战成这个样子。”

“小青峰,妈妈是没有错的哦,妈妈非常辛苦,这个你我都知道。”黄濑拿手在青峰下巴的胡茬磨来磨去。

“我知道,所以不是一直没有和她吵么,只是不回应而已。”青峰朝他眨眨眼。

屋子里静静的,只有冷气扫风的声音,连电视机都没有打开,亮着的只有一盏落地灯,发出暖暖的光。这盏灯是黄濑在二手市场买回来的,看起来还能用的样子,玻璃灯罩的款式很少见,薄薄的好像是软的一样。当时两个人闲着就开车去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走走,刚好碰上广场上有流动跳蚤市场,黄濑一直犹疑不定不知道要不要,来来回回在这盏灯前揍了好几回,青峰看不过眼,给钱,收货,把灯扛到车上去了,前后时间不到三十秒。黄濑回家后用颜料把玻璃上色了,还画了小小的图案,现在一开灯,小花小鸟就会映在天花板上,非常可爱。

“我总是想起中学的时候去小青峰家玩呢,爸爸有教我打球,那时候我的腿还是好的,活蹦乱跳,年轻真好啊。爸爸也没事,跑得比我还快。”

“他老了啊,我爸他还真是一个很宽容的人,都是我妈才和我吵来吵去的,他只是在旁边看,从来不参与,过一会儿就去安抚我妈。”

“小青峰爸爸看到正彦的时候眼睛都有光彩呢,我去探视有时候会遇到小桃子带着正彦过去。”

“他很喜欢小孩子,非常喜欢,我和他说了以后不会有,他也没反对。”

“小青峰,”黄濑满面愁容地凑过去,“对不起啊我真的没办法生孩子。”

青峰愣了一下,摸他笑道:“说什么呢笨蛋,这没什么好道歉的,你是男人吧,生什么孩子。”

“你看吧,爸爸年纪大了只能躺在床上,妈妈又难过着,唯一能让爸爸打起精神的是小孩子,可是现在就是缺小孩子,如果我是一个能生孩子的女人就万事大吉了。”

青峰皱眉看了他一会儿,坐起身来,看他。“这种奇怪的想法是哪里来的?”青峰问,“怎么搞得好像事情所有的源头都是因为你不是一个女人?”

“我就是无法忍受自己做不了任何事情帮你脱离这个困境。”黄濑说,看着手里的水果盘。

“听我说,不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没有人规定能生孩子才算是给人带来幸福,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所有的感情付出就是没有意义的。”

“······小青峰真没要求呢。”

“我这不就是要求吗?不是你就不可以。”

“不想再看到妈妈痛苦下去了,小青峰也偶尔哄一下妈妈呗,我想过。如果现在倒下的是小青峰,我才不能像妈妈那么坚强呢,我都没见妈妈掉过一滴眼泪。”

“别说你,我都没看过。”


青峰把黄濑揽住,一边摇晃一边摸他毛茸茸的脑袋。“我妈非常偏执,她没有办法忍受我爸受委屈的,所以在我爸病倒的时候,她的疯狂指数会上升,我一直都有见识她的威力,”青峰说,“但是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顺着我们,人们的很多心愿都会无法达成,不是一直坚持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我妈在我爸这件事情上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她就是要耍赖,她就是要死撑,她就是要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给所有人添麻烦都不在乎。”

“理所当然的,想尽办法留住喜欢的人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如果是我,都这个节骨眼上了,我也不会去管到底有没有给别人家添麻烦。”黄濑推己及人道。

“幸好现在我爸的情况还算稳定,没有出现特别危险的状况。我妈和我宣战的时候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就是她丈夫了,他就是这样认定的。”

黄濑从青峰怀里挣脱出来,一脸惊愕地看着青峰胡子拉碴的脸,想了一会儿,还是难以置信地说:

“妈妈说的不对。”

青峰挑着眉耸耸肩:“那是肯定不对的,世界上哪有什么最好和最不······”

“明明小青峰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青峰被黄濑的突然的发言震惊得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黄濑不明白青峰在看什么。

然后青峰就爱怜地笑了,笑得都停不下来。

黄濑以为青峰在取笑他,气鼓鼓地揪他的衣服,“笑什么啊,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吗!还是说想打架?!”

“有啊!”青峰正色道,“我当然有要反驳的!”

“那你说啊!”黄濑抓着他的衣领不放。

“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黄濑摸不着头脑,青峰又一直笑,他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气呼呼地说要把剩下的葡萄全部吃光,吃了两个后又还是把它们全部都留给青峰,自己什么时候吃都可以,青峰水果吃得太少了,还是要让他吃多点。话说小青峰到底在笑什么啊!那可是我得出的很了不起的结论呢!因为事实就是这样的啊!果然还是榆木脑袋没办法理解我的话吗!黄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青峰好不容易把笑声压下去,看他漂亮的侧脸,问:“你还是坚持去陪我妈说话?”

“嗯,因为除了做点吃的,听妈妈发发牢骚,我也没什么其他忙可以帮得上。”黄濑扁着嘴,“尽量把能做的都做一遍吧,妈妈经常对我说小青峰的不是,想反驳又觉得不应该,因为那是妈妈啊,妈妈太可怜了,而且妈妈经常把愤怒发泄出来的话,对着小青峰的时候战斗力应该可以没有很强才对,小青峰也不用承受太大的压力。”

“喂喂你别一直听我妈抖我的缺点啦。”

“有什么关系啊,妈妈说的都是实话啊!我听了都觉得很对!果然是妈妈呢,把小青峰看得那么透彻,小青峰在我面前还能耍耍帅,在妈妈那里就完全不行呢~”

“你这个家伙,我要教训你!”青峰原本懒懒地坐在一边,谁知突然一个起身就把黄濑按住了,开始扯他的裤子,咬他的耳朵。

“嗯嗯嗯?为什么这么突然啦!吓我一跳!”

“这不是废话吗,都多长时间没做啊你自己想想看,再忍下去我可能会死啊!”青峰把黄濑衣服剥掉,说得理直气壮。

“不不不不不你听我说啦!我还没洗澡!绝对不可以!”黄濑急着把他推开,本来是打算把劳累过度的青峰送上床再去洗澡的,但是事发突然他已经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

“那一起去洗不就好了。”青峰把他一下子架起来就往浴室带,“明天你不是没有通告么,天赐的好机会。”黄濑对青峰这个速度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做任何表态就被关进了浴室里。


TBC


【下回(章七):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3985


评论(1)
热度(28)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