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The Leman 情夫(章十)

【上回(章九):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4e29


黄濑凉太又接了一部电视剧,由于通告冲突的缘故,他已经比其他同事迟很多拿到台本,厚厚的一叠要赶紧背下来,第一场三日后就要开拍,他甚至连内容都没有仔细看过。今晚的会议他也参与了,大致了解情况后他都能预料今后几周忙碌的行程,想想都觉得头痛。

“······我得帮你推掉几个通告,因为实在安排不来,要和上头商量一下。”西加信代一边翻看时间表,一边皱着眉头说。

“我记得是不是有个以蔬菜命名的杂志,不是很有名气,但是一直有打电话来提出合作······”黄濑脑海中浮现这个信息,向经纪人询问道。

“《Kinoko》是吧?他们还真是孜孜不倦呢,但这个每次都是推掉的,因为和上头给你新近转变的形象不符合。”

“啊啊是因为我以前的形象没卖点了?”黄濑苦笑。

“你以前的那种形象是不会过时的,因为看起来实在舒服,但是因为公司前段时间刚刚培养了一批比较······视觉系的新人,才更推出就收到热烈的反应,哦!上次那群在化妆间门口堵住你的不知天高地厚来挑衅的新人就是属于这一批的。”西加边说边用鼻子哼了一声。

“诶······我跟不上时代了么?黄濑摇摇头笑,“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那种类型的男人了啊。”

“我都觉得上头在胡闹,根本就······算了我不说了,连艺人的个人风格都没了,跟风跟风跟风,赚钱赚钱赚钱,这公司上头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我看是要倒了吧,一出什么流行的就把所有艺人都往这方面改,经营的远见死哪里去了,啊?要倒了吧?绝——对要倒了。”

黄濑手握方向盘,用余光看见西加的表情,忍不住笑道:

“西加小姐不喜欢的话就不做经纪人了呗,赶紧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说什么傻话,我工作能力那么强,效率那么高,现在退位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惜得要命。”西加把手中的本子放进包里,“我说,公司拿你捞钱那么久,你都变成荣誉摇钱树了,他们哪愿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脸漂亮,身体漂亮,哪都漂亮,那些恶狼马上火急火燎地嚷着要给你转型。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孩子都能引起轰动,你换个妆变成那副样子还不惊为天人?赚死他们,真的,赚死。”

黄濑半真半假地说:

“好险,幸好还有张脸,不然就要被冷了。”

“也不能这样说,漂亮的不少,但学东西没你快,所以更多人喜欢与你合作,还有就是你演技好,太能演了,我都佩服你,太能装。”

“啊······最后那句怎么好像在损我的样子?”他笑出声来,“西加小姐的家到啦。”


黄濑下车帮西加把副驾驶座的门打开,西加下车后叮嘱他:

“麻烦你送我回来了。回去好好休息,你今天状态不是很好,做访谈节目时没精神。今晚估计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你看现在都快十一点半了,你还得回去洗澡看台本准备明天的通告······”

“西加小姐。”黄濑突然打断她。

“嗯?”

“我想问件事。”

“你问。”

“昨天晚上,西加小姐有有收到什么······邮件或接到什么······电话吗?”

西加看了他一会儿。

“没有。”

黄濑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对啊,没有。”

“西加小姐······有换号码么?”

“怎么可能啊,换了会通知你才对。”

黄濑觉得一股可怕的阴凉感从脚底升起灌满全身,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稍稍欠身就准备回车上去时,西加叫住了他。

“骗你的。”

“嗯?”黄濑还没有缓过神来。

“说我没有收到邮件和来电是骗你的。”

西加走向他,掏出手机翻出一个记录,递到黄濑面前。黄濑顿了一下,伸手去接,只见手机屏幕上长长一串未接来电,从昨晚十一点一直到凌晨四点半,全部来自同一个未备注姓名的号码,黄濑自己都能倒背如流。在很久以前,他刚拿到这个号码时还迟迟不敢存进手机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总之就是很担心被其他人发现,于是他就把号码背了下来,一直没有忘记。

“······都没有备注呢。”

“被吵了一个晚上,我没接,实在受不了,就把他拉进黑名单了,话说他还真不怕麻烦别人,一直打一直打,有警察这样骚扰人的么?还有他的邮件和信息,要看吗?”

黄濑摇摇头,把手机还给西加。西加盯着他,叹了口气。

“今天你是故意不带手机的吧。”她说,“把他拉黑,结婚了还回来找你算是怎么回事。你也别给骗了,不过我也一直都被混过去了,真是要命,真后悔以前怎么没把小时候的你点出来,反而还信了。性取向怎么可能被改变,我的失误,直男就是直男。你听我话,知道吗,别又栽一个大跟头了。”

黄濑好像没听到一样,他觉得从脚底升上来的那股阴凉褪去了,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撒谎跟西加说青峰是自己提出要结婚的。

“喂喂,你小子有在听我说话吗?”西加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都说了,别再信他,说什么好听话给你什么诺言都好,别再管了,一刀两断吧,和结婚的人还保持着恋人关系的话,你自己明白这叫什么。”

黄濑盯着地面出神,摇摇头又点点头。西加也觉得先留出余地给他自己思考吧,于是自己先回去了。


黄濑慢吞吞地挪到车上,估计回到家都要十二点了。他慢慢开慢慢开,最终还是到了自己公寓楼下,把车慢慢停好,慢慢地抬头看自己家的楼层,果然灯亮着。他磨蹭了半天,看看车门关好没有,看看后尾箱有没有东西要清掉,看看四个轮胎还有没有气,当他甚至把挡风玻璃上的灰尘都擦掉了之后,不得不上楼去了。他不敢大声走路,因声响而亮起的声控电灯都好像在暴露他孤立无援的境地。三楼很快就到了,他真是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没有租高一点的楼层。那时候还在上大学,一边兼职,也就没有太顾虑房子高低的问题,能住就行了,租金还便宜些。现在收入提高了,也没有要搬到更好的房子里的意思。

他和最喜欢的人都在这里一起住了这么久,连窗户上生锈的锁都是回忆。

黄濑深吸一口气,用钥匙打开门。果然,沙发上躺着一个超高个儿男人,还穿着外出服,估计是等他回来连洗澡都不敢去,可能还是太累了,枪就这样随便摆在茶几上,两手分别握着一台电话放在胸前,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连睡觉都皱着眉。黄濑静悄悄地走近他,把男人手中的手机都取下。男人的手机只剩下百分之二的电量,黄濑从抽屉里找出充电器插上,万一有案件联系不到他会很麻烦。然后他打开自己的电话,他昨天把电话一关就扔家里了,别人是打不开他的手机的,因为设置了开机密码。

现在可以看见密码依旧是锁死的,他没有告诉过恋人自己手机的开机密码。但是恋人应该是一直在试,因为手机烫得吓人,应该是想要通过自己的通讯录联系每个可能知道他去了哪里的人吧。黄濑在地板上坐下来,背靠着沙发,输入开机密码,开机画面结束后,整个机身震得跟痉挛一样,吓死人的未接来电与短消息数量布满了屏幕。黄濑盯着荧屏发了一会儿呆,他觉得自己最近变得很奇怪,虽然青峰一直很纵容他,由着他任性,但是最近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变得几近古怪,好像故意要和青峰作对一样戾气满满。

是他为了青峰父亲至少能在离世之前见到现在的幸福情景提出让青峰和伊藤协议结婚的是自己,随后马上玩失踪故意让青峰满世界找的人也是自己,现在假装没事想找借口蒙混过去好让青峰觉得自己不是有意做出这种事情的是自己,欺骗经纪人是青峰要提出的结婚让经纪人讨厌他的人也是自己。

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么样了。

为什么我这么轻易就想让他陷入痛苦呢?

为什么看见他辛苦的样子自己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呢?

为什么做完这些坏事之后还要不停地找借口好把这些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呢?

为什么我是一个这么可恶的人呢?

黄濑把手机放下,转过脸去看青峰的睡脸。长得真的像个犯人,如果不是从胸前口袋里掉出来一点的警章,根本不会有人把他当成警察吧,但是因此经常被派到潜入敌人巢穴这种任务,愁死黄濑了。嗯?他的右边眉毛上面一点的额头部位怎么肿起来了一点,撞到什么地方了吗?有点紫。昨天的婚礼上明明没有,应该是今天执行任务的时候撞伤了,真是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下巴靠近脖子的地方也有点出血,伤口已经凝固了,黑色的血块想铁锈一样黏在喉结附近,衣领上也有一点血迹,但应该不是他的,像是在锁喉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犯人的血液吧。青峰睡得太熟,嘴巴半张着,轻微地打着鼾,他不知道手机都被黄濑抽走了,两只手放在胸前依旧保持着用手握着的姿势。按经纪人小姐的拒接来电记录来看,他应该是打了一晚上电话,根本没有睡吧。

黄濑把自己的外衣盖在青峰身上,拿起青峰丢在地上的外衣丢到洗衣机里去,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藏起来。然后从医药箱里找出消毒水和棉签,想要给青峰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啊啊,看起来都很疼啊,黄濑很怕痛,对恋人下手也不敢大力,客厅灯没有完全打开,他分不清哪些是伤口哪些是血迹,只能全都轻轻地涂上一层。随后他又看见冰箱里面还放到有水果,就洗了刀子想要削一个苹果给恋人。青峰喜欢吃肉,对蔬菜水果一直很不在意,抱着有就吃没有就不吃的态度,不像黄濑一样每天定时定量补充。就在他背着青峰削水果时,青峰翻了个身,可是沙发太窄,他又太壮,一只手臂就滑下了沙发,他自己都惊醒了。青峰醒来看到的第一眼是金灿灿的软毛,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松了一口气。


黄濑知道他醒了,但是没有做好转头的准备,就假装不知道,一心一意地慢慢削着苹果,希望自己可以永无止尽地削下去,不用当第一个开始话题的人。

“你回来了。”还是那个沙哑的声音。好奇怪,明明昨天还见过面,现在说话却好像隔了好多年年。

“嗯,开会晚了,给你削个苹果,等等哈。”黄濑的声音无比平静。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青峰坐起来,歪在沙发上,抖抖衣服拨开枕头到处看。

“你的手机我拿去充电了,只剩一点电我怕有工作的事找你。”

“哦。”

青峰不找了,坐着不动,等着吃苹果。黄濑把苹果削好,今天第一次转过脸面对青峰,他笑:“来,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脆脆的。”

青峰接过,就大口吃起来。黄濑就斜坐着,安安静静地看他吃。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电视机上方的石英钟发出嘀嗒嘀嗒令人心慌的声音。

青峰吃完,把苹果核丢进垃圾桶,粘着糖分的手摊开摆在膝盖上。

“昨天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在家,电话我关机了充电,忘记带去上班。”

“你就扯吧,我昨天一直在这里,连你半个人影都没有。”

黄濑愣,他一直以为青峰是在酒店住的,一直给他打电话也是在酒店,就是没有料到青峰会回他这里。

“泡吧,外遇,夜不归宿,你是哪一个?”青峰直视他。

自从和青峰交往后,除了偶尔工作上的聚会,黄濑都没有再去过酒吧,在交往之前的确有去结识‘朋友’,他自己都和青峰坦白过,但是两人确认关系后就没有了,因为黄濑已经觉得自己不是个空壳,他整个人满满的,如果每天都和能喜欢的人在一起,谁还会记得要去泡吧。

黄濑一惊,马上说没有。青峰也不说话,他等着黄濑自己回答。

“我回老家了。我昨天觉得没什么事,就先回家给手机充电,想起之前去旅游给妈妈带的特产还放着,我就开车回去了。”

“那么晚了你还回老家,开车过去都要两个小时。”

“嗯,妈妈担心我半夜开车危险,所以她留我在家里睡觉,我再早起开车回来上班,电话来不及拿了,就没接。”

青峰没回话。

黄濑抬头看他,没由来地有点恼火,怒道:“你不相信我。”

“的确。”

“你是在审问我么?”

“不是。”

尴尬的气氛。

“那就不要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做。”黄濑语气听起来冷冷的,把桌上的果盘和刀子收起来拿到厨房去清洗。他逃到厨房,努力让自己忙碌起来。


自己的性格已经有点扭曲了,他得控制情绪才行。像刚才那样随便甩一下一句不客气的话就把恋人一个人丢在那里,自己赌气去做别的事,就好像其实是恋人错怪了他,他刻意的所作所为都是无心之失,错的不是自己,错的是别人,这种态度真是比以往更加不能得到掌控,不如说,自己身体里有什么力量不想去控制,他就是硬要什么人受伤或者痛苦让他得到快感。

黄濑觉得自己有问题,恶心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又害怕又不想承认这个人是自己。

他洗完刀子后把手擦干净,慢慢地挪步出去,他听见浴室里的水声,青峰去洗澡了。黄濑靠在墙壁上,静静地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

“像我这么糟糕的人,为什么当初你会和我交往呢,完全······不能理解。”他探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电灯,用干枯而无生气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青峰洗澡比较快,两三下就好了,他用毛巾裹着下身走进卧室,和抱着睡衣低头避开和他对视的黄濑擦肩而过,黄濑一脸冷漠的表情进入了浴室。他又要卸妆又要洗头还要打护发素,洗完了还要涂润肤露和完成所有必要的护肤阶段,否则逐渐老化的皮肤就要被每天盖在脸上的厚厚的化妆品腐蚀掉了。黄濑在洗澡的途中已经逐渐冷静下来,完全陷入了自我厌恶,但是冷战的序幕是由自己拉开的,更加找不到台阶下,青峰估计也非常生气,他找了自己一个晚上,还要忍受恋人的不知好歹和任性妄为。交往初期的冷战往往是青峰挑起,但是越到后期就越是变成了黄濑。

其实有什么好撒谎的,青峰太敏锐了,他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借口,自己只是不愿意承认被拆穿而已。

为了避免提早在卧室面对面地相处,黄濑把吹风筒拿到浴室用,把头发吹得干透才不情愿地回卧室去。青峰短短的头发已经被冷气吹干了,他正盘腿坐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看杂志,对黄濑的进门连抬眼的动作都没有。

行啊,根本就没有和好的意思,黄濑心中怒气升起,他也假装没看见床上坐着人一般赌气做自己的事。黄濑坐在床脚从地上自己的包里拿出厚厚的台本,背对着青峰的脸,自顾自地翻看起来。可是他根本无心在看,脑子里乱糟糟的。话说,他突然想到,为什么总是等着对方道歉?

他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遭到我这样的对待。

如果是和别人交往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吧?

黄濑呆愣愣的,也忘记了翻页,其实从他那个角度是看不清楚台本的,因为台灯在身后的方向,台本上一片阴影,什么都看不见。他的两只脚光着缠在一起,在冷气风口下吹得冰凉冰凉,搁在地板上。这样反复无常下去,我会变得更加暴躁,他也不会忍受下去,迟早都会分手。


房间里昏黄昏黄的,非常安静,连楼下都听不见一点车辆行驶过的声音。突然,青峰发出了一点声音,好像想要说话的样子,但是喉咙里面有痰,黄濑马上想到了刚才洗衣服前从他口袋里找到的烟盒。青峰清了几下嗓子,才缓缓开口。

“······我在洗澡的时候,听见你在说话······”

恋人的声音低沉厚重,不大声却在狭小的卧室上空回荡。

“关于为什么我会和你交往一事,我好像一直没有和你详细说明。”

黄濑没有回头,他静静地泄气地坐着,台本太厚,搁在膝盖上都要顺着光滑的睡裤料子滑下去了。

“因为······咳······你呢,怎么说才好啊······”

黄濑听见窸窸窣窣的搔头声。

“······因为你是一个很棒的人,你······呃······你总是会为我做很多事情,不是说把你当佣人使很方便,中学的时候的确这么想过······但是现在早就没有了。你无论什么都是最先想到我,连自己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你真的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总愿意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开心。你也知道我以前对你非常糟糕,至于现在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在与你相遇之前一定做过什么特别伟大的好事吧,可等我忘记了,不然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回报。”

最近的所作所为如湿冷的潮水一般涌上心头,令他作呕,青峰发自内心的话让他痛苦和惭愧。

“言过其实的话就不要说了,我其实是个怎样的人你根本不——”

“你的那些小心思我知道,”青峰打断他,声音大起来,“你已经被自己做的事情和自己的想法搞得一团糟了,你看看你最近都在无理取闹,因为那件事,不接我电话,跑掉,回来还假装是无心的,试图让我觉得是我错怪你。”

“我就是性格扭曲,对,我就是双面人,我就是里头一套外头一套,我就是心理变态,是啊,我还想着报复你。”黄濑心里憋着一股凄凉的气想要发泄出来,伤人的话也好人性的话也罢,直想毫无顾忌地全部倾倒出来,“你现在知道了吧,嗯?后悔了吧?你自己说,想怎么样吧。”

黄濑依旧没有转过来,青峰能看见他瘦削的脊背剧烈地起伏着。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黄濑的情绪不稳定,这个时候顺着自己心中汹涌的愤怒苛责他只会导致不可挽救的后果。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近来这么易怒,本来打算先安抚黄濑再和他好好说话,可是安抚到一半竟就和他吵起来。

“退出这个荒唐的游戏。”他说。

“别说傻话,这才刚开始,没有熬到结束就要退出,你有为爸爸妈妈考虑过吗?”

“这不可能是长久之计,你玩一样提出来到头你自己都不能接受,再这样下去你都要变成精神病人!”青峰怒道,“和他们说明白有这么困难吗!”

“你答应过我的!”黄濑喊出来,“你答应过我试一试的!”

“我是答应过你,可是你根本不能适应,你看看你现在这种状态我怎么放心!”青峰警告他,“黄濑凉太你根本就是个疯子,你再这样折磨自己我真的把你送医院去。”


“是,我就是有病,你不就是在怪我把你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吗,何必把我送医院去呢,像我这种罪该万死的人,直接把我抓牢里算了,来吧,来啊,两只手都给你,铐我吧。”黄濑刷地转身,破罐子破摔地把手伸到青峰面前,“逮捕我啊!”

青峰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连呼吸都气得发抖,他想一拳揍过去,把这个强词夺理思维混乱的男人打醒。可他最终只是抓住他的两只手从半空中按下,握在手心里。

“怎么了警察先生,哦,忘记怎么抓人了吗?”黄濑直视他,瞳孔缩小,变得细细的,笑容狰狞僵硬,“像我这种败类,把我从社会上赶出去怎么样?嘿嘿嘿,我就是有病,我就是恶心,我就是应该被你们所有人排斥。”

“黄濑······?”青峰察觉到了他的不妥,凑近黄濑的脸仔细看。

“我一早就知道了,你最终还是会怪我毁掉了你的生活,我早就知道的!如果不是我,你的生活根本就一帆风顺!哪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要考虑!你在心里暗暗地觉得我是个拖油瓶!我早就知道的!”黄濑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用嘴巴呼吸着,耸着个肩膀低头发抖,“现在呢?想办法甩掉我对吧?嗯,是的,嗯嗯嗯,是的就是这样······”

“黄濑?黄濑!黄濑看我!仔细看清楚我是谁!你清醒一点!”青峰握着他的下巴摇晃着,把音调降下来,“看我看我,凉太,凉太?你抬头,抬头抬头,对了很乖,抬头看我,看我啊,凉太是我呢,是我,冷静下来。”

黄濑疑惑地抬头看他,目光中满是混沌,喉咙里传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青峰左手扶着他的脖子帮助他呼吸,右手绕到他身后顺气,他的脊椎骨凸起来,颤抖着。过了两分钟,黄濑的瞳孔才变回原来的大小,脖子上竟是黏腻的汗,他的呼吸顺畅了,靠在青峰胸口攥着他的双手不敢动。青峰被他吓了一跳,幸好没有吵下去,及时发现有问题真是太好了,想起上回黄濑过生日的场景他就后怕。

黄濑稍微缓过劲来,把头抬起,手还是抓着青峰没动,呆呆地坐着。

“冷静下来了?”青峰担忧地看他,“对不起,刚才说话太大声吓到你了。”

黄濑没看他,盯着青峰睡衣上的字母发愣。

“小青峰······”

“嗯?”青峰两只手都被攥着,就用头去轻轻地蹭他的侧脸。

“其实,我该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什······怎么可能呢,我跟你说的是气话,不要放在心上。”青峰急道。

“总感觉,每次我控制不住情绪,中途就会变的很奇怪,”黄濑长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眼睛,“虽然你没有跟我说,但是我大概还是有点感觉的,之前应该也有一次吧,我虽然印象不深刻了,但是,我是不是在间歇性发疯?”

“瞎说,你是压力太大了,不是什么发疯,是情绪失控,休息放松一下就好了,不要在意。”青峰说。

“······”

黄濑沉默着,抬眼透过刘海偷偷看了青峰一眼,结果和他对视了,又赶紧移开目光,说了那些可怕的话,他羞愧得抬不起头来。如果时间倒流回半个小时前该多好,他洗完澡,像往常一样把吹风筒拿进房间里吹,青峰可能就会凑过来说也给我吹一下吧,他就给他吹头发,吹完了两个人就躺床上说话,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青峰见他不说话,就伸手去抱他,黄濑也不动,就安安静静地被抱。

“今天真是太糟糕了······”黄濑嗫嚅着说,“对不起。”

“忘记吧,都太冲动了。”


“其实我,根本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他说,“你想过吗,你可能只是习惯了和我在一起,你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喜欢我的。如果你有一点点后悔,那就告诉我,趁在这个刚刚好的时候。”

“我说你,到底是有多不安。”青峰张嘴咬他,“我啊,在决定和你交往的时候到现在,总觉得无论对你做什么,无论对你多好,都好像要来不及一样。不明白,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黄濑不说话,嗅着青峰脖子附近的味道。

“我只是想尽我所能地,弥补以前的那段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光而已。”

房间里温暖的灯光从灯罩上方映在低矮的天花板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明晃晃的金色光圈。

“你就这么在意以前的事情吗······”

“嗯。”青峰老老实实交代道,“万一哪天你突然又想起以前的我,把我甩了怎么办呢。”

“哈哈哈什么呀,”黄濑笑,“用这样的脸说这样的话······话说,我是想过我们在一起其实是错误吧,总觉得你和我在一起后,我把你的个性抹杀了,你以前不是很专横的吗,现在都变成总是问我的意见,还会妥协我,我心里毛毛的。”

“你说的只是我的臭脾气吧,平时还是一样,我只是不想凶巴巴地对你。”

青峰他自己是知道的,黄濑的性格有问题,迟早要出事,但是又不能直接说给他听,只会加剧他的自我怀疑。每天装开心的人最傻逼了,每一个细胞都在挣扎,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好开心啊好开心啊笑啊笑啊的。如果你认识什么人总是很温柔,非常会逗身边的人开心,那么应该没有别的原因,他本人就是一个大型的移动晚期肿瘤。

这个人,生命里的温暖这么有限,还想方设法地尽数给他。

于是他也想要放下少年人无用的心高气傲,伤人的不屑一顾,自以为是的固执己见,来为这个人做点什么。

只是希望他至少能觉得和自己在一起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所以说,”黄濑问他,“你果然还是决定和我这种糟糕的人······”

“是。”

我已经,不想再让你独自经历风雨了。

“······嗯,我······会调整好情绪的,”黄濑说,“那个所谓的婚姻,只是一个证而已,对吧。”

“对。我和你约好的事情,还是会配合,但是你只要有一点撑不下去,我就会把它了断,懂?”

“懂。”

青峰把黄濑挪到睡觉的地方,用手帮他去够那个台本。

“给你,浪费了那么长时间犯傻,你抓紧时间看点吧,一会儿就睡着了。”

“背台词不用担心啦,我背台词从来没问题。”黄濑用脚轻轻踢了一下青峰的膝盖。

“还有,你也别总把自己想得那么一无是处,你的屁股摸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神经!”

黄濑靠在枕头上看台词,青峰就躺在旁边昏昏欲睡,房间里只能听见黄濑翻页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快三点了,青峰也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黄濑放下台本,伸了个懒腰,倒在床上,毫不客气地卷着青峰。看着青峰半张的眼睛,他欲言又止。

“······干嘛?有事就说。“青峰眯着眼睛口齿不清道。

“啊,”黄濑把脸蹭上去,青峰的胡子没刮,扎着他有点痛,“有件事稍微有点在意,那个······你为什么没有解开我的开机密码,我还以为你一定会开到的。”

“······”

“嗯?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一整天都没解出来,有点奇怪呢。”黄濑脚夹着青峰的腰,不依不饶,“睡着了?呐呐,为什么呢,平时我在意的数字随便试一下都会解开啦~小青峰钝钝的······”

“······试过你的生日,哲的生日,你打耳洞的日期,你的身份证,房号,车牌号······都没打开,好了让我睡······”

“唉?为什么啦!开机密码0831!0831啊!连小黑子的生日都试了,自己的反而不试吗,真是笨蛋。”

“······试。”

“嗯你说什么?”黄濑抱着他宽厚的背,下巴在他的睡衣领口磨来磨去,硬邦邦的背肌壮得像一堵墙。

“不敢试了,试了万一发现不是怎么办,你来安慰我吗,都夜不归宿了,外遇的可能性很大吧······”青峰埋怨他。

黄濑惊讶得有半分钟没动静,然后他用力把半昏睡状态的青峰翻过来,自己钻进他怀里去。

“这种事情就大胆试啦,警察先生,”黄濑笑他,“枪口都不怕你怕这个。”

青峰一边迷迷糊糊地亲吻他的眼睛一边道:

“快睡,不然脱你的裤子······你睫毛搔得我好痒······”

TBC


【下回(章十一):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964e6a


评论(5)
热度(34)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