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写文的时候想起来一点以前的事情

在写《The Leman》的时候,青峰中学时期嘴巴很毒,我就想起了我在上中学和高中的时候也有一个男生嘴巴毒得不得了,有时候我其实真的挺恨他的,就叫他男A好了。


我念的是中学高中在一个校区的私立学校,所以很不幸地和那个男A同学了六年,中考后分班和他还是分在了一起,高二分科的时候不走运依旧和他在一个班。


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算一般,大家互相吐槽但是没有特别好。我一直都是相貌平平的那种女生,又不高又不白反正长得不出众。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喜欢针对这种比较熟又不是太熟的女生,说一些难听的话,然后我的心里就会一直很不舒服。


其实我们之间还没有那么熟好吗,根本没有熟到可以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别人听我长得不好看。


当时中二时期的男生都喜欢扎堆,所以男ABCDEFG······他们下课就喜欢在一起活动,他们也不玩什么,就是聚在一起而已。有一次冬天的时候,我本来经常穿的都是黑色的外套,特别不引人注意的那种,但是那天穿了件红色的,想换个风格。我从洗手间出来准备回班上去,走廊上很多人,女生在和男生打闹,有更多的其他人靠在走廊的栏杆上聊天。男A突然就大叫道:


“XXX丑死了!XXX丑得要死!XXX你那件衣服丑死了丑死了丑死了······”


我就像平常一样吼了他一声“滚!”


其实虽然女孩子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都在意得不得了,女人就是这种生物,无论看起来有多汉子,实际上细腻得要命。所以其实那时候我应该是红透了脸,走廊上那么多人,漂亮的女孩子们和她们的男朋友一下课就聚在走廊上卿卿我我,男A嗓门那么大,我的男神就在他们那群在走廊上站着的男生当中。大家都转过来看他在说谁,有的还在笑,我当然是表现得很淡定,为了掩饰尴尬甚至连回教室的动作都很潇洒,实际上我非常想哭好吗!超级想哭好吗!!!


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男A可能只是开玩笑,大家笑笑议论一下转眼也就忘了,我也非常不计前嫌地和男A继续保持着互相吐槽的关系。但是在后来的时间里直到男神转学,我都没敢正眼看过他,连和他说话我都不敢抬头。我真的觉得自己丑爆了,我是我们班女生中最丑的,我连镜子都不敢光明正大地照,我好怕我在照镜子的时候被其他人笑。


所以说,男生和女生二次发育的时间不一样真实太糟糕了,男生永远成熟得要晚很多,他们说话超级不在意,就是想随便找人损而已,觉得像我这种不出众又没什么大脾气不怕被冒犯的女生,被说一说也没关系,别人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真的整个中学和高中时期都觉得自己非常非常非常丑,在面对白白瘦瘦的会化妆会穿衣服的女孩子时,我甚至都没有底气说话。总之那六年就是噩梦,真正的噩梦。男A和班上一群比较高调的男生混在一起(每个班都会有一群比较高调的男生),而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旦你被归类到班上女孩子中比较“低等”的地位时,稍微和男生多说几句话,“高等”的女孩子就会一起给你白眼,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要你被定位为【不好看】,你就永远都是【不好看】,就算你后来长得好看了,也要被别人说【那个长得很丑的女生以为自己打扮了就会好看吗?】。


要说这个时候的男生比较幼稚也是正常,要求他们说话考虑后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时候教职工的孩子们也会使用这个食堂,我就看到几个穿了中学校服的男生在取笑一个女生。几个人勾肩搭背地站在一起,指着一个黑黑的因为发育所以看起来壮壮的女孩子大声嘲笑。那个女生宽大的校服让身材看起来更加不匀称,她的头发绑成一束,也没有留刘海遮一下水肿的脸,乱乱的。也就十三四岁左右,朝着取笑她的男生毫不示弱地回着嘴,但是又说不过几个男生的一同起哄,有时候只能一脸不在乎地等那几个男生说完,再钻空子回嘴,可是她还来不及说什么,男生们就开始做鬼脸笑她。我就好像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我比她还不舒服。


男A虽然可能是无恶意的,但是我还挺恨他,恨他不给我台阶下不给我留一点面子,恨他把我当成他们所谓“高等”人群中开玩笑的对象。在好长一段时间内,我的自我价值都得取决于别人的评价,痛苦极了。即使现在我的生活已经不受影响,但我还是非常讨厌去同学会,即使我现在过得很好,但是只要一回到那群人当中,我就好像一下子变回了那个被人取笑的小女生,一到他们当中就要被评头论足,就好像这种状态永远要持续下去,其他人可能早忘了,反正我是逃离不了这种阴影。


现在还看到他的话,除了想说一句好久不见,还想狠狠朝他脸上踢一脚。

评论(11)
热度(2)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