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The Leman 情夫(章十七)

【上回(章十六):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ba0ffe


青峰不知道伊藤绘里沙在打什么主意,她母亲把青峰叫走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也不约束一下,于是伊藤太太都把电话打到青峰手机上,每次都说绘里沙不舒服。久了青峰也烦,虽是合作关系但是你不仁我便不义,又不方便和不明真相的老人家生气,就把电话拒接了。黄濑方面,木下自从上次被青峰警告过后就少了小动作,但依旧有主动和黄濑接触,事务所方面见黄濑上一回的照片拍得好,就加强了他和木下的工作联系。黄濑倒也大方,嘻嘻哈哈地跟没事人一样,该工作时认真工作,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但是极少和木下单独相处,一般都是有其他同事在场,毕竟他没有目睹青峰和木下对峙的场面。

 

于是青峰开始不太舒服了,觉得自己该不会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所以每当黄濑准备出去时,他都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在房间里像妇女一样来回走动,问黄濑有没有穿够,问他要不要再吃点什么,啰啰嗦嗦的,让黄濑都忍不住笑出来。

 

“你干嘛呀,焦虑症吗?”黄濑笑。

 

青峰不语,他总不能把真话说出来吧,搞得他好像很小气的样子。虽然那日大义凛然地说出那么帅气的话,自己现在却是各种不放心。他不是不相信黄濑,只不过还是会控制不住地要去担忧,不准黄濑和木下见面又太不现实太小孩子气,搞得他这个男人好像很没有风度,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更何况,那还是黄濑的工作呢。青峰想:我是不是做了蠢事呢?

 

但是黄濑马上就看出来了,笑他:“真是个小气包。”

 

恋人走上前抱着青峰的脖子鸡啄米一般亲了他一脸,然后放开他说:“好点了吧,就你小气。”

 

青峰脸有点发烧,他摸着脖子硬是坚持道:“我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看着黄濑,黄濑也看着他,但是样子有点奇怪,眼睛里浮着一层薄雾,带着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很遥远。青峰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问道:“你怎么了?”

 

“什么也没有。”黄濑会笑着摆摆手。

 

青峰没有忘记看医生的事,一直想找机会带黄濑去心理咨询室,可是黄濑一直没什么问题,他找不到突破口,也找不到提起这件事的契机,青峰的心就一直吊着。终于,近日见黄濑有时会坐着发呆,偶尔面部会抽搐,叫他也不应,一定要上前拍拍他才会反应过来。

 

青峰把脸凑到他跟前:“你,真的没有事吗?”

 

“嗯?能有什么事?”黄濑一脸嘿嘿笑,“小青峰真奇怪呀。”

 

青峰皱眉,考虑了一下还是说道:“听着,我早就想和你说了。”

 

“什么?”

 

“你看,我很少能陪你吧,你又日夜颠倒地到处飞,未免顾不到,各方面的精神压力也挺大,胡思乱想得又多,尽管你什么都不说。所以······”

 

“所以?”黄濑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嘴唇马上就发白了,笑得有点勉强,他僵硬地站着,两手攥着衣服的下摆,不安地拉扯着。

 

青峰说不下去了,他清清嗓子:“······不,没什么。”

 

“什么呀,话说一半!”黄濑不愿意了。

 

“所以,想让你多和我说。”青峰道。

 

黄濑不易察觉地轻轻松了一口气,笑道:“哈哈,就这个吗,我知道啦!”

 

青峰说不出来,说不出“你去看医生,你精神有问题”这样的话,怎么都说不出。黄濑听得已经够多的了,从小到大,他一直逃避这种“你有病”的恶毒指控,无奈躲不开,最后连自己都默认了自己是“有问题的、基因病变的怪物”,嘴上说绝不轻贱自己,也决定要这么做,可是心里却怎么也无法摒弃对自己的偏见,即使他不会承认。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虽然表面上一副乐观开朗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这个依旧是死穴,他在某些方面的确是个胆小鬼。也不是在听到这种话之后会像其他人一样暴怒,他只会很难过,心里不停说:“没关系会过去的,会过去的,很快就会过去的,我马上就会忘记的,我还有小青峰呢。”

 

所以,对青峰来说,这种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一但说了,就好像连他都背离黄濑而去了。

 

——————————————————————————————

 

“黄濑君?”木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把热咖啡推到他跟前。

 

“啊,谢谢~”黄濑急忙笑着点头,接过杯子。

 

“没问题吗?最近看你好像经常在发呆的样子。”木下拉开椅子坐下。

 

“哈哈,稍微想点事情,”黄濑拨了拨刘海,“木下君来这里休息的话,工作那边没问题?”

 

“嗯,是我的休息时间了,交给他们就可以。”木下回答,一边小心地观察了一下黄濑和他说话的神情,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要么黄濑是用演技瞒过去了,要么青峰什么都没和他说,总之木下是什么都看不出来,黄濑一副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样子。他心里悄悄松了口气,顿了顿,继续说道:

 

“嗯,黄濑君觉得法国菜怎么样?”

 

“法国菜?法国菜很美味,怎么了吗?”

 

“我知道一家餐厅的法式料理做得很好,有空我们要不要一起去试试?”木下微笑。

 

黄濑缓缓把眼睛抬起,他沉默了一会儿,也笑出来:

 

“真是好主意,我还不知道木下君还有搜寻美食的喜好。”

 

木下见他笑了,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来,他还是很喜欢看见黄濑的笑容的,特别漂亮,弯弯的眼角像月牙一样。他已经开始想象这个好看得像人偶一样的男人坐在他选择的高级餐厅内闪闪发光的场景。

 

“那就说定了?我到时会先联系你有没有时间再决定预约的事项。”木下把身子凑近了一点。

 

“那就麻烦木下君了~”黄濑并没有躲开,他笑眯眯地说道,“很久没有像模像样地出去就餐。”

 

木下心里一动,貌似无意地随口说了一句:“欸——男朋友也不带你去一趟吗?”

 

“啊,我们都很忙。”他笑得毫无破绽,木下即使想探寻什么也无从下手。

 

“那,以后有什么好的展览我会联系你的!工作之余只是待在家休息也太无聊了!”

 

“也是呢,和木下君相处很有意思~”

 

——————————————————————————————

 

某日晚上,黄濑正搬了张椅子趴在自家公寓窗台向窗户外面看,房间里暖暖的,但是稍微把脸凑近玻璃窗都会感觉寒气逼人,狂风呼啸着想从窗缝间挤进室内,却只发出了呜呜的悲鸣声。细小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悦耳的啪嗒声,透过水滴可以看见街上空无一人,枯树的树枝在昏黄的路灯的映衬下舞动,但是隔着玻璃听不见那种诡异的。黄濑觉得呆在屋里真是安心,就像被好好保护起来了,外面就算风吹雨打都没关系,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家里除了他还有一个大块头黑皮男人在“镇宅”,青峰如果这么坏的天气还在外面的话,黄濑会变得唠唠叨叨神经质,一直想着他有没有事,有没有带伞,车子的雨胎有没有换好。现在青峰在家,他就懒成一滩烂泥伏在窗边,一动不动。

 

“喂,那边那个金毛,过来帮手啦!”青峰冲他叫,他下班回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不知为什么天气突然就坏起来。

 

“嗯······”黄濑趴着应了一声。

 

“嗯什么嗯,快点,还不是你说要吃火锅的,现在怎么没劲了。”青峰一边把火势调大,一边把生鲜食品围着小锅摆好。

 

“你根本不懂,冷风隔着玻璃都感觉得到,我在窗边都快被冻僵了啊!”

 

“冻僵了就从窗边撤开啊你是笨蛋吗,是谁要一直趴那的。”青峰白他一眼,“喔,水滚了,我放肉进去了?”

 

“不行!先放鱼!一会儿没汤了我跟你急!”黄濑听到这里急忙转身,他完全拒绝用青峰“随便放随便吃”的做法享用火锅,简直太乱来,味道都杂成一团了,“沿着边缘放,对!”

 

“这家伙,就你敢命令我······”青峰把鱼和青菜都扔进锅里。

 

黄濑这才慢吞吞地从椅子上下来,趿拉着绒毛拖鞋朝青峰所在的方向走去。

 

“唉,让你办点事也办不好,果然还是离不开我。”黄濑假装无奈地叹气,眼角含笑地冲青峰放电。

 

青峰除了用鼻子笑他以外根本没有没有认真和他纠结。今天午休的时候黄濑给他发了邮件,说“这么冷的天如果能有火锅吃就好了~”,他先是失笑,然后就回复道:“想吃就吃,搞得好像我虐待你一样。”

 

“啊!这个牛肉莫非是名产?”黄濑惊喜道。

 

“对,下属朋友休假回来的手信,给你另外分了一袋冻进冰箱了,明后天你回家的时候给你爸妈他们拿上。”青峰用勺子装出一点汤汁进小瓷碗中尝味道。

 

“小青峰真是个好男人呢。”黄濑在桌边坐下来,伸手摸了青峰一把。

 

“废话。”

 

今天从黄昏时分就开始积云,太阳一落下去就下起了绵绵细雨,冻得行人连脖子都缩起来,围巾根本起不到保暖的作用。到了现在这个时间外头已是狂风大作,雨水以惊人的气势撞击着一切建筑物,甚至隐约可以听见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诡异的倒塌声,有什么东西被吹落了吧,这种见鬼的天气绝对不要出去,万一被落下的广告牌砸中就坏事了。

 

吃完火锅就懒得清洗餐具,黄濑赖着不肯动,青峰凶恶地瞥他一眼,道:“是全部要我洗了对吧?”黄濑揉揉眼睛,小小地打了一个饱嗝,伸手拽住青峰的衣摆:

 

“唔······一起洗。”

 

“这个语调这个表情和我说‘一起洗澡’还差不多,结果是‘一起洗碗’,你这个模特真的超没情调的。”青峰笑着把他拉起来,“快点一起把东西洗干净了就随便玩,我来洗你就在另一个池子把碗和锅子过个水就好了。”

 

反正黄濑就是喜欢和他耍赖皮,稍微撒个娇青峰就投降。

 

饭后是久违地挤在一起看电视,两个人的工作和休假时间都不定,很难碰得到面,就算碰上了也是在深夜,像这样可以好好共度晚上的时光还是非常难得的。黄濑没有什么想看的电视节目,青峰就一直换台想找个能看的,但是几乎都是妇女八点档节目为多数。黄濑靠在他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说说黑子他们回到美国在做什么,片场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二姐准备从阿根廷回来了。

 

“唉,总之最近就是各种忙乱呢。”

 

“对啊,年末容易出乱子,我们那边也是全神戒备的。”青峰搔了搔脖子。

 

“哎呀那可真是辛苦了。”黄濑压低声音轻笑,把手伸进青峰的外衣里面,隔着针织衫暧昧地抚摸着。

 

青峰马上接到信号,把遥控器一扔就把他揽过来由他摸,自己的手也没消停,在黄濑屁股上游移不定。黄濑把头低下去蹭着青峰满是胡渣的脸颊,温热的气息拂过青峰耳侧的皮肤,他马上就兴奋起来了。黄濑把手覆在青峰的手上,停留在自己臀部,笑嘻嘻道:“都停不下来了,好摸吗?”

 

青峰没理他,把手挪进他的衣服里,另一只闲着的手开始解他的裤带。嘶哑着的声音轻轻道:“这个冬天你都欲求不满得厉害,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我欲求不满你高兴还来不及,现在反倒问这些多余的话。”黄濑吻他,“怎么样,绝不觉得我技术越来越好了?”

 

“切,拉倒吧你。”青峰按着他的头不给动,在他修长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气氛正好,此时一阵令人不快的震动声响了起来,黄濑把头抬起,分辨了一下道:“从小青峰的外套口袋里发出来的,是你的电话。”

 

青峰不悦,但没有让挣扎着要下来的黄濑得逞,自己伸手去把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外套取过来,掏出手机,才瞅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皱起眉头准备挂掉,上头显示伊藤绘里沙的母亲。黄濑眼疾手快地制止了他,说没事让他接听,青峰一下子就冒火了,板着脸把手机挂了。黄濑一愣,问他干嘛,青峰让他少管这女人的事情,黄濑也不高兴了,问他什么意思,青峰说我就这个意思。就在两个人准备吵架的时候,青峰的手机又开始令人毛骨悚然地震动起来,黄濑一把夺过手机摁下接听键就往男友耳边放,青峰躲不开只能被按着接电话。屋里安静,说话声听得一清二楚,伊藤太太的语气十分焦急,说自己女儿又不舒服了,呕吐又吃不下东西,让身为丈夫的青峰赶紧回去。青峰没听完,抢过手机把对话掐断,若无其事地想继续,但是黄濑没有反应,他从青峰身上滑下来坐在一边。青峰见他这个样子,语气不快道:

 

“又干嘛,你也知道她们就是在无理取闹,理她干什么,她声称自己不舒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黄濑愣愣的,稍微定了定神,问绘里沙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和我们没关系,是她自己的事,没理由拿这个来骚扰我们。”青峰不爽道。

 

“她这个样子有多久了?”

 

“鬼才知道,又不是我害她不舒服的,连自己老妈都管不住要来插一脚的人我才没空花时间理她。” 青峰变得更加烦躁了。

 

黄濑眼睛一眨不眨,像石像一般没有任何动作,青峰对他撒谎的那一天的记忆突然就涌进脑海里。

 

“······是从那天开始吗?是吗?我怎么记得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变得频繁起来,以前没有这样的,是从最近才开始的。”黄濑声音很轻,面无表情地盯着青峰的脸。

 

青峰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黄濑在说什么,一下子变得面色铁青,站起身正面转向黄濑,连声音都失去了温度。

 

“黄濑凉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故意说出这样的话吗,说这种话之前你都不用大脑先思考一遍判断一下可能性的吗!”

 

估计是青峰严厉的语气让黄濑瞬间清醒过来,马上掩住嘴巴表示自己是乱说的,让青峰不要想多了。但是话已出口,怎么可能还收得回来,青峰已经气极,拳头紧攥得都暴起了青筋,他就僵在那里死死瞪着黄濑,脸上是难以置信和失望混合在一起的复杂表情。黄濑心下猛然一惊,觉得不好,马上站起来安抚他。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小青峰不要误会了!我乱说的!我吃多了乱说话呢!你不要放在心上!”黄濑急得抓着青峰两只手来回摇晃。

 

如果是别人的话青峰被气成这样早就把对方揍得半死不活了,这种令人不快的怀疑都敢说出来,黄濑凉太也太不知好歹。青峰没有甩开他的手,但是好几分钟都没有和黄濑说一句话,也没有正眼瞧过他。黄濑知道自己肯定是做错了,一下子没管住自己的嘴巴把不该说的说了出来,现在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相处这么久了青峰从来不会主动不理他,这下是真的生气了,黄濑甚至都觉得青峰可能会扑过来揍他,毕竟是这么恶心的话,但是自己又从来没有挨过青峰的拳头,青峰连甩开他的手都没有,这下反而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你还是生气的话!可以揍我的!别生气了!打我一拳把!”黄濑急得团团转,他没怎么哄过人,也没被青峰凶过。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青峰终于平复了呼吸,语气平稳地问他:

 

“你啊,还记不记得我在向你告白的时候说过一句什么话?”

 

“诶?”

 

“不记得了吧,我可是一次都没敢忘记。”

 

黄濑傻在原地,张口结舌。

 

“我那时向你承诺,会好好照顾你,”青峰平淡地说,“所以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重话都没说你一句,什么都由着你来。但是你无理取闹要有个限度,知道吗?”

 

“知道了。”黄濑说话变了调子,紧张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再也不敢了,请你原谅我。”

 

“别又给我掉眼泪,怎么这么没用呢······”青峰伸手粗鲁地抹他的眼睛,在眼泪掉出来之前就制止了它们。黄濑见得到了原谅,马上扑上前去搂着他的胳膊一刻也不肯放开,委屈得鼻子红红的又不敢哭出来。

 

“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青峰在沙发上坐下来,好像准备吸烟,但是又没有把打火机掏出来,“你啊,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到底想我怎么样呢?”

 

他转过头看黄濑低下去的脸。

 

“有时候觉得你很近,有时候又觉得你很远,”青峰把烟盒也放下,盯着电视机旁边的室内盆栽出神,仿佛不是在和黄濑说话,“我其实到底是不是真的了解你呢。”

 

黄濑只是一句话也不说,就低头吸着鼻子。

 

在这期间青峰的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两人都没有余力去理会,现在不能不管了,都像定时炸弹一样看着桌面的手机,青峰有一瞬间都有把手机砸在地上来阻止它响起的冲动。黄濑重重地吸着鼻子看青峰,青峰明确地表明自己绝无可能照电话里说的去“照看”伊藤,黄濑心里依旧忐忑不安,印象中绘里沙声称自己不舒服以来青峰好像一次都没有去看望过。他想了想还是劝青峰去一趟,赶在青峰生气前说明原因,因为既然都决定要互相帮助,就要在紧要关头打好掩护,不然日后处理起来更麻烦,伊藤家的人可能会追究。

 

“只是去充个数意思意思,不然她家的人就要怀疑了,”他努力让正在气头上的青峰明白这个道理,“总不接电话也不好呀,去去就回来的,就那么一个小时!忍忍就过去了!”

 

好说歹说的,青峰才勉强同意去露个脸就回来。暂停了一会儿,手机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响起来,青峰耐住性子应答说会赶过去,没等伊藤太太把牢骚发完就挂了电话,决定就在这次把话和绘里沙说清楚。青峰的车子在任务中受损了才送去维修,今天还是搭电车回来的,而黄濑的车前段时间送去保养了,近几天都是西加来接他,现在电车停运,末班车驶出,只能是坐计程车了。

 

外头下着大雨,冰冷刺骨的寒风夹着雨水要从任何可能的缝隙钻进来,无孔不入的架势把所有人都禁锢在温暖的室内。黄濑间天气坏成这个样子,已经不太想让他去了,可是一已经回复了对方,反悔怕又会激起新一轮的争吵,青峰在打电话叫计程车的时候,他就把大衣鞋子全部穿好,说太危险了要陪他一起去。青峰手机还没放下就被他吓了一跳,当然不让他去,天气太糟糕,怕他敢不回来,明天还要上班。黄濑很坚决,说什么也不肯,非要陪他去,说自己到达之后不会上楼去,就在下面等他。青峰见天气那么恐怖,没准许,最后黄濑只能妥协,同意把青峰送上车就回家待着。计程车司机说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他们街区了,算了下时间,两个人准备差不多就到楼下等着。

 

天气真的冷得要命,还一直下雨,以往冬天有这么冷吗,黄濑不由得这样想。计程车开不进小区,只能走到路口等车。已经超过了约好的时间,车子一直不来,黄濑以为车子一会儿就能来,急匆匆的没穿够。青峰见他一直发抖,硬是想把他赶回去,黄濑怎么都不愿意,一直抓着他的胳膊就是不肯松手,非要陪他等,青峰无奈只得由他,又把围巾从自己脖子上拆下来给黄濑围着。车子一直不来,等了很久,打电话催了才知道原来司机走错了路,搞错了小区的名字,走到别的地方去了。黄濑气得要骂人,被青峰拦住。

 

“行了行了,雨那么大开车不安全,别和他争执,万一出事就危险了。”青峰接过电话让司机慢慢开,他们可以再等等。他把手机塞进兜里,黄濑连打几个喷嚏,青峰连用吼的都不能把他赶回去,反正他就是要在这里陪着等,青峰怕他冻着了,把他揽得紧紧的。

 

为什么冬天也要下这么大的雨呢?

 

好不容易车来了,即使是站在有遮挡的雨棚下,他们的鞋袜也已经湿透。黄濑把青峰送上车,围巾也想拆给他,青峰没让,一直赶他回去。

 

“我看你走!”黄濑在大雨中喊,因为用尽全力而接近破音。

 

“别傻了赶紧回家待着我去去就回!”

 

“我看你走!” 坚定的声音穿透雨帘直击青峰的耳膜。

 

不得已之下,青峰才让司机把车子发动,车轮在积满水的地面甩出一串小小的浪花。他透过车窗回头看黄濑,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在几乎模糊视线的大雨中瑟缩地站着,一动不动,在他的视线中越变越小,直到看不见。

 

———————————————————————————

 

青峰原定的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但是并没有回来。黄濑收到了他的简讯,让自己别等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抽得开身。等到青峰回来已经是凌晨,黄濑次日一早还有工作,就没把他叫醒,随便洗了洗冻僵的身体钻进被窝挨着他睡下。他一直等到伊藤太太回去了才和伊藤绘里沙吵起来,这回不正面表态不行。她根本没有不舒服,只是在装难受由着她母亲胡闹,说是替自己出气,直到青峰失去耐性动怒了才有点胆怯。

 

“本来就是瞒着妻子在外面找情人的丈夫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理直气壮的。”她酸他。

 

“别把自己的姿态摆那么高,当初是谁提出又是谁同意的协议谁清楚,”青峰道,“现在反倒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脸翻脸不认人,只因为买没有人可以伤害没有地方给你显摆,感到空虚了就那这种虚话来堵人嘴,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你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

 

伊藤像噎住了一样没出声。

 

“怎么会有你这种可笑的人,说多了都觉得是废话。”青峰全程语调平稳冷静。

 

伊藤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她就像一个疯女人,最初也不知道事情的后果会是这样麻烦,只有结婚炫耀的那一刻达到了她的目的,后来连带的一系列问题她都没有仔细思量过,是一时意气用事导致的后果。她现在不但要抽出宝贵的私人时间定期到一个男人的家里探望自己的“公公”,作出其他的各种表象。当时想的真是太简单了,一时冲动就什么也不管不顾地做了。谁知现在又节外生枝,发生了令人不快的事情,她可不想吃哑巴亏,交易就是交易,该讨回来的决不能放着不管。

 

青峰眼前总是浮现黄濑在雨中撑着伞发抖的样子,怒火中烧之余完全没有料到这女人在盘算什么。只是指着她正式宣布:

 

“别再给我搞这种无病呻吟的小计俩,你不爽是你的事,找你那些什么朋友发泄去,前提是如果你有的话,别净给我们添麻烦。”

 

“怎么?打断你和女朋友甜蜜相处了?”

 

“他为了送我出来处理你这种屁大点的小事一直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站了四十分钟,你觉得很好玩。”

 

“淋会雨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都能淋她倒不行?”

 

“别蠢了,”青峰用鼻子冷笑,“他可不像你,不是风吹雨打都没人关心的家伙。说吧,你究竟打算怎么样,把这世界上所有过得比你好的人全部杀掉吗。”

 

伊藤咬牙切齿,但是青峰不等她回答,直接冷着脸冲她扬扬下巴:“说实话你混到这个地步还真是可怜,为什么会沦落到依靠这种虚假婚姻维持面子的地步,为什么没有人喜欢你你想过吗,不过话说回来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不喜欢你我完全能够理解。”

 

“我听你在胡扯!追求我的人根本数不过来!”

 

“别逞强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做人做得这么糟糕连朋友也不可能有,”青峰淡淡道,“这也看不起那也看不起,其实你根本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好,自以为是。”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道:“不然那个婚礼上出现的叫野安的人,怎么不挽留你。”

 

“都已经是婚礼了他怎么能挽留!根本没给他机会!”

 

“照你来说,没有来追你的人都是因为你没有给他们机会是吧。”青峰点燃一支烟,“即使他当时有这个意思,现在也没可能了。哪个没脑子的男人愿意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以为他会因为你结婚挂念抱憾终身吗,别开玩笑了,你就像个小丑,戏散了还自我感觉良好地演着,把自己当女主角呢,别人早腻了,没时间精力陪你玩了好吗。”

 

伊藤气得发怔,想起了同学会临走前听到的话——

 

“她这个样子也是活该,野安先生上次说的没错,她的性格真的变得越来越糟了,从国外回来就是这副样子,怪不得······”

 

青峰在对不在意的人说话从来都不会注意措辞,他简短道:“约定的事情没有遵守,失去意义了,是什么结果你也知道,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伊藤双臂抱在胸前,坐在沙发上:“凭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捞到好处。”

 

“说话得凭良心,与你假结婚的确延长了我爸的寿命,情况好很多,但是,你在那个所谓的婚礼上已经占尽了风头,这点你无法反驳,在你需要炫耀的人面前也已经炫耀过了,现在该省省了吧。”青峰道,“本以为可以互相减轻一下负担,现在看来反倒适得其反,你不是在帮忙而是在添乱,已经失去效益的合约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的意思我懂,”伊藤咬着下唇,目不转睛地怒视青峰,“但是事情还没完。”她被藤田的事情摆了一道,这笔账非记回来不可。

 

“事情多得一件件解决这个我当然知道,用不着你来说,抓紧时间把事情办了。”青峰吐一口烟,“这种事情私下解决就好,当中利害你也清楚,到外面宣扬无论对你我都没好处,特别是家里人那一方面。”

 

伊藤深呼吸几次,好像是想扔东西但控制住了,她最终只是轻轻说道:“那我们走着瞧吧。”

 

——————————————————————————————

 

几日后青峰搭下属的车回家,碰巧在某处等信号灯的时候看见一个长得很像黄濑的人在过马路。青峰多瞅了几眼,应该就是他,帽子压得很低还用围巾掩盖了脸,但是那个身形青峰是不会认错的。黄濑的身影在人群中若隐若现,扭头笑着跟什么人说话,另一个人把半边脸侧过来时,青峰顿时火大,不就是那个木下么!但是黄濑没有跟他说今天休息,所以应该是在工作中吧,可是又没有看见除他们两人以外的工作人员。青峰皱起双眉,黄濑应该不至于在假日瞒着自己和那个人出去,估计是有什么工作上的问题要商量,自己也不是很懂他们工作方面的事情,又冒冒失失地生气的话,黄濑要不高兴,说自己不体谅什么的。部下原本正在跟他说话,但是见他一直没回答,表情也很严峻就没敢再出声。回家看过父亲之后就直接往黄濑公寓去了,果然不出所料,黄濑在家。

 

“你居然在啊,”他扶着墙壁脱鞋,“我以为你要拍摄到很晚。”

 

“啊,小青峰欢迎回来。”黄濑正躺在沙发上做面膜,满脸黑糊糊。

 

“又在折腾你那张脸吗?”青峰把外套脱下挂在玄关,“糊一脸泥就是说你现在的样子。”

 

黄濑口齿不清地回应了几句,大致都是说一些男人也要保养的话,还让青峰也试试他的爽肤水。

 

“哈?才不要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青峰一如既往地回绝了他,想了想,斟酌词句道,“今天没有工作么?”

 

“嗯?有呀,忙死了!”黄濑软绵绵道。

 

撒谎。青峰心中一紧,若无其事地说:“今天坐车回来的时候还以为看到你了,结果好像看错。”

 

“这样吗?说不定真是我,因为我们有在最近的摄影棚,中途可能出来了几趟吧,买点东西什么的。”黄濑不假思索道,“啊对啦!我给你带了布丁,合作的女演员介绍的,我就去买了,你尝尝,不会很甜!”

 

青峰悄悄松了一口气,但是同时又骂自己白痴,哪可能没一会儿就被别人带跑了,说实话之前的自信满满实际上还是会有不安,如果问出来,黄濑肯定又要生气。和伊藤的事情也没有处理完毕,等到合适的时候再对他说吧,

 

(TBC)


【下回(章十八):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d9da60


——————作者的废话——————


抱歉,因为年末真的各种忙,又很倒霉地把电脑弄坏了,连开机都开不到,所以《情夫》就一直拖着。虽然不能码起来,但是一直有在纸上写着,但是问题是当我搬上文档时,又发现有好多地方要大幅修改,所以越来越慢TvT。

这回先放一小段吧,虽然不够多,但是好像我如果再不放点东西出来,信箱就要被“是不是坑了”挤爆了TvT。其实这回还有很多回忆杀的部分,可是时间不够只好等下一次的更新了,我尽量加速吧,因为赶紧把这个结束了我才敢写下一篇T口T。


既然大家等了这么久也没有说我什么的,就稍微剧透一下后面的情节补偿一下大家好了:青峰君在后文会和一位故人重逢。←算不上剧透啦哈哈哈。下回估计会把青黄两人如何开始交往交代清楚^^,因为好像你们比较喜欢回忆杀的部分?主线遭到了嫌弃!我的心里空空的T口T。那个······回忆杀其实是为主线服务的啊TvT,但是没关系,喜欢哪个就喜欢哪个吧hhh。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7)
热度(41)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