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The Leman 情夫(章十九)

【上回(章十八):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d9da60


如果说青峰和黄濑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那现在很明显地,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准确地说,应该只有青峰发生了变化。黄濑其实还是那个老样子,有点呆乎乎的但是又对某些事情非常敏感,以至于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由于十分珍惜和青峰现在的关系所以总是保持着如履薄冰的态度。所以可能因为太专注于维护这种关系,他都没有余力去发现青峰的变化,不知道他到底是敏感还是迟钝。青峰的确是变了,且不说时间和所经历的一切变故的打磨使他更往成熟的方向靠近,光是发现自己对黄濑的感情这点,就足够迫使他静下来思考这十多年来从未好好想过的问题。

 

不到十七岁的青峰大辉被这个惊人的事实砸中脑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操",然后马上就像平时一样凭自己的感觉行动了。虽然按照黑子的提议得出了这个不得不承认的结论,可是这个事实有点过于超现实,他就算想要马上强迫自己思考也不能思考出个所以然,不如说他还是对这个令人惊愕的现实感到非常难以接受,一直在想“卧槽哲那家伙究竟可不可信啊?”、“他说是就是吗?”和“我特么真的是在喜欢他吗简直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于是照这个果断又怕麻烦的少年来看,总之别管那么多先按感觉走,做了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吧。就在他一直自我纠结的这段时间里,黄濑一直傻乎乎地不知道身边的事情正在悄悄发生变化,还闷着脑袋一门心思忙着怎么才能把喜欢青峰这个念头越埋越深。

 

爱是用来感受的,思考爱的都是疯子。

 

【周末要一起出来么?】

 

黄濑洗完澡后才回到房间就收到一条这样的简讯,先是哆嗦了一下,回问:

 

【出来做什么?】

 

【陪我。】

 

【1 on 1?】

 

【……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啦,但是你平时不是有训练吗,还要打啊?】

 

【我要我要!有叫上小黑子他们吗?】

 

【回回都问,我叫过除了你以外的人吗。】

 

黄濑脸一红,他挠挠耳朵回复了简讯,也不是每次都不知道,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方面期待着能有别的人参与进来让气氛不要太奇怪,另一方面又不希望有人来打搅,所以他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是的,最近一直有接到青峰的周末邀请,也不是什么有目的性的邀约,出来了也只是漫无目的地这里走走那里逛逛,打打球看看鞋子什么的。在第一次被叫出来的时候,黄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急忙就往东京赶,结果早到半小时,等了好一会儿青峰才慢悠悠地来到见面地点,当他得知根本没什么要事时,一边因为白担心了心头火起,一边又好像没听明白青峰的话似的目瞪口呆,随后就一头雾水地被青峰拉着到处逛。

 

“这是约会吗?才不是咧不可能啦!”他暗地里偷偷问自己,随后又马上否认得干脆利落。按他的理解,青峰有充分的理由叫他,青峰在冬季杯上败给火神与黑子后,就又对篮球产生了兴趣,但是想要打篮球,就要有旗鼓相当的对手。可是火神和黑子是搭档,而且才把他打败,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大大咧咧地叫出来陪自己吧。和奇迹里面的另外几个又相处不来,找自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平时又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出来都只能孤零零一个人。所以每当黄濑坐在位置上等青峰从柜台那边取食物回来时,他脑海中都会浮现青峰在桐皇学园里独来独往的身影,热泪都会模糊他的眼睛。青峰才回来就看他这个样子吓得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他都把眼泪抹去,伸手拍拍青峰的肩膀表示“哥们儿我挺你”,搞得青峰莫名其妙。有时候还会暗地里联系桃井,让她多关照青峰。桃井接到这样的简讯当然是很惊讶,当她回问黄濑发生了什么时,黄濑心里满满都是要顾及青峰一个男人的颜面,于是什么都不肯说。这么三番两次下来,青峰终于被他诡异的行为惹毛了,非要逼着他说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样!有人欺负你吗!你说吧!“青峰把手里的食物往桌上一搁,两手撑在黄濑肩上。

 

黄濑见逃不掉了,想着就这么说出来吧!友情结束也没什么大不了了!他痛苦地把脸别到一边,愤恨着自己无法守住青峰作为男人的颜面,咬着下唇道:

 

“小青峰你也……太可怜了吧……都没交到几个朋友……我很担心……原来你……在桐皇的日子……并不好过啊!”

 

“哈?!”青峰莫名其妙。

 

“……他们那些家伙……因为你看起来很凶所以就排斥你……对吧!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就说出来给我听好了!”黄濑用痛不欲生的表情看着地面的瓷砖,“我会永远是你的好朋友!孤独的时候!尽情来找我吧!”

 

终于明白黄濑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奇怪,原来是因为觉得他没有朋友所以好惨,如果周围没有人,青峰可能就直接把快餐盘子盖到面前这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脸上去了。

 

“你啊!有时候真的很欠揍呢。”青峰不知道是吼他好还是叹气好,“才不是因为这种原因好吗!”

 

“欸,不是吗……” 

 

“我叫你出来是因为——”青峰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见他就用命令的口吻把他拽出来了,难道就在这里大吼“我喜欢你我想看你的脸”吗?别开玩笑了,他觉得自己才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他都还没搞清楚,都还没说服自己,这种进展有点太快,至少现在还不行。他又把视线移到黄濑脸上,黄濑呆在那里,半张着嘴像个笨蛋。

 

“因为……?”黄濑还一脸茫然地等他把话说完。

 

“关你什么事,不许问,吃你的饭。你还想不想1on 1?”青峰耳朵一热就把话题蛮横地截断了,将黄濑的那一份饭往他面前推。

 

“什么呀……真是不讲理……”黄濑一边悲伤地垂下眉眼嘀咕,一边把盖子揭开,“果然还是因为小青峰没有朋友……好可怜……”

 

“你这家伙我真的揍你哦!”青峰咬牙切齿。

 

话说这样说,实际上他才不会动黄濑一根手指头。那一次的会面以青峰的一句“下周你信不信我要跟我的一大票朋友出去,谁要理你!“和黄濑扁着个嘴巴可怜兮兮地不服气嘟囔作为结束。下一周别说去和不知哪里凭空冒出来的一大票朋友出去了,青峰根本就是直接到神奈川来接人,就这样唰地把他带走了,海常的各位根本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这样也挺好,黄濑没再问,问了自己也没好处啊,保不定青峰就真的找到了一堆好朋友再也不带他一起玩了。至于青峰,他倒是越来越把黄濑当成自己的东西了,以前看了没什么感觉的广告硬照,现在看了却莫名有一种骄傲感。

 

—————————————————————————— 

 

"最近阿大和小黄的关系特別好呢~"桃井笑眯眯地歪着脑袋。

 

午休的时候,青梅竹马抱着便当盒坐到他旁边,他才把面包吃完,正躺着休息,因为下午有训练,他想趁机眯一会儿。

 

"很好?"他慢腾腾地打开眼睛。

 

桃井作沉思状:"嗯,这么说好像也并没有特别好,可能只是和平时有所不同,所以让人在意吧,有对比什么的⋯⋯"

 

"对比?我只觉得和中学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啊⋯⋯"

 

"啊⋯⋯阿大自己没感觉吧,我却是很明显地发现了。"桃井说,"虽然你们以前也的确经常在一起胡闹,但是现在是另外一种好。"

 

青峰想知道又不想知道,他沉默了一下,还是坐起来,下巴朝桃井一扬示意她继续说。

 

"哎呀不要让我再说下去啦!一会儿我说了你又要生气。"

 

"我不生气。"

 

桃井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来。

 

“我是说啊,阿大变得很温柔了呢……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但是当小黄在附近的时候,阿大就连身上的刺都变软了。”

 

“啊?刺?我平时很伤人吗?”

 

“并不是总是很伤人,就是有时候吧,我们倒也没什么所谓啦,可是与我们对比起来呢,就感觉特别伤小黄……”

 

“……靠,我也知道啦……这用不着你说。”青峰一脸烦躁的样子。

 

“什么呀!还不是阿大要我说的!说了你又生气!”

 

“吵死了我没生气!”

 

“对对对!就是这种态度!每次你都是甩了一句话就走!你都看不见背后小黄的表情有多难过!”

 

青峰语塞,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难得他静下心来成熟地“反省”自己过去中二的行为,桃井逮着这个宝贵的机会教训个没完,对青梅竹马一吐心中的不满,心里舒服极了。说了一会儿,她突然把脸凑到青峰面前,小声道:

 

“为什么突然变了?”

 

青峰瞅她一眼,把视线移开了手搭在脖子上。

 

“……没什么好突然的,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始慢慢觉得,我想对他好一点了。”

 

桃井眨眨眼,伸手指了指青峰,偷笑道:

 

“阿大,你是在害羞吗……?”

 

“吵死了!”

 

——————————————————————————— 

 

黑子和桃井就算了,连火神都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某个周末的傍晚,他和黑子两人从诚凛的体育馆出来,自主练习结束后打扫了部室的卫生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打算到经常去的快餐店安抚一下大量运动过后一直叫唤的胃,那家店附近一个街区有一个旧的篮球场,前段时间灯坏了,冬天太阳下山得比较快,所以因为光线原因到晚上都没什么人在那里打球。

 

“哦——那个灯还不修好吗。”火神抱怨了一句。

 

“火神君体力真不是人类的级别,明明才结束练习,又想着打球了吗,真是篮球笨蛋。”黑子平静地说。

 

“也没啊,我就这么随便一说……话说你说谁是笨蛋啊你这家伙!”火神伸手去揉黑子的头发。

 

“痛……”黑子才刚要痛呼就发现火神的手劲小下来了。

 

“怎么了?”黑子心里有点不满他的心不在焉,抬头一看,火神正愣愣地朝球场的方向张望。黑子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黑暗的球场里有人,因为隔着铁丝网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就往前走了几步。

 

“什……那不是黄濑吗?!还有一个……哦!青峰!”火神没头没脑地叫出声来。

 

场地里面的两人其实是蹲在地上不知在做什么,其中一个听见声音后吓了一大跳,好像想要惊慌失措地站起来,结果重心不稳滑稽地挥舞着手臂马上就要摔,被另一个唰地站起来的男人一把拉住了。黑子心里有底了,不等火神就径自迈步走进篮球场地。

 

“黄濑君,青峰君。”

 

分别被无精打采的“唷,是你们”和万分激动的“小黑子小火神!”回应后,他也不说话,就站在原地打量他们。

 

“我、我们出来打球的。”黄濑不知为何马上就解释了,一脸紧张不安。

 

“唔,就是这样。”青峰见他那个样子,皱皱眉从后面走近站在他身旁,黄濑马上往旁边挪了一步,不经意地要拉开距离。青峰也没有步步紧逼,只是暗暗啧了一声。

 

“那蹲着干嘛啊,话说天马上就要全黑了,你们也不能打吧?”火神也跟着走进来。

 

“他说手机有点问题,我帮他看看。”青峰打着哈欠用下巴指指黄濑,“你不是模特么,有收入就换一台又不会怎样。”

 

“不、不是啦!又没有很坏,而且我都用习惯了——”黄濑反驳。

 

“哪坏了?”火神问。

 

“我还以为是打不了电话发不了简讯吓我一跳,结果只是打不开相册,这个没所谓啦。”青峰说他唧唧歪歪就专注这些小问题。

 

“那怎么行!里面可是有很多我的照片啦!”黄濑哭丧着脸。

 

“这么一来黄濑君反而比较令人不爽呢,黄濑君的脸都是属于自己的,何必去纠结那几张手机里的照片。”黑子一脸吐槽的表情。

 

“对啊,我都不明白他在纠结什么。”青峰瞥他一眼。

 

“不是啊!里面还有……还、还有……还有其他照片啊!”黄濑急了。

 

“什么照片啊?”火神君还没进入状况。

 

黑子见黄濑那张欲言又止的脸和青峰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暗暗笑了。

 

“别担心了,如果是青峰君的照片的话,黄濑君趁现在好好看多几眼不就好了。“他面无表情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黄濑马上就炸开来了,连忙挥手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慌得他手足无措。青峰扬起一边的眉毛问他是不是自己的照片,结果被黄濑吼了说才不是,他只好耸耸肩作罢。

 

“天黑了,抄家伙走人。“青峰掏出自己的手机看时间。

 

“不走。“黄濑说。

 

“哈?不走你是想住这儿?“青峰怒。

 

“难得小火神和小黑子来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打一场再走啦!反正我不走!“他开始耍赖。

 

“你这家伙——“

 

“黄濑君,“黑子开口道,”今天恐怕不行,我们刚结束练习,明天还有新的任务,所以要保存体力。下次吧,反正冬季杯还会见面。“

 

黄濑本来很颓丧,但是听见黑子后半句话就雀跃起来了,听闻他们两位要去吃东西,也想一起跟着去,回头看青峰。青峰不知为何有点不爽,但还是说“去吧去吧”,然后转身去拿黄濑的包。黄濑伸手去接,但是青峰没给他,反而背到自己身上去了,然后他手指着旁边几个小小的纸袋子示意黄濑去拿那些,由于某种未知的不可抗力,黄濑只是耳朵红了但是没有违逆他。在去往快餐店的路上,黑子问他们今天怎么一起出来了,黄濑才说到东京买东西,在一家商店预定了几条围巾和有色眼镜,今天下午是过来取的,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中几个轻飘飘的袋子示意里面装的是织物。

 

“然后呢,经过球场的时候遇到了青峰君就和他说了手机有问题?”

 

黄濑刚要做一番解释就被青峰堵住了话头:

 

“我和他一起去取的,然后经过球场就打一场,就是这样。“然后他意味不明地瞪了黄濑一眼,好像在说你有什么意见。

 

“嗯、嗯,就是这样。“黄濑没明白青峰眼神的意思,但是又不好找别的借口来掩盖,只得承认了事实,反正是黑子又不是别人,应该没关系吧。

 

“诶——“黑子轻笑。

 

这期间火神一直没怎么讲话,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才参与进去,黑子都觉得有点奇怪了。后来在离开快餐店准备分别的时候,黄濑怕油脂残留在嘴巴上面很不舒服,去了洗手间说要用水洗嘴巴,火神刚好也要去,于是只剩下青峰和黑子两个在门口等着。青峰被黑子的眼睛盯得心里直发毛,真希望他有什么说什么,别一个劲地盯着他看,然后黑子马上就满足了他的愿望,来了一记直球。

 

“嗯,你对他下手了吧。“

 

“哈?下、下手?!“

 

“莫非还没有么。“

 

“怎么可能啊!“

 

黑子沉默了一会儿没出声,随后道:“我上次都已经教你这个榆木脑袋发现自己有在喜欢他了吧,原来还没有完全相信么。“

 

青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完全没有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说自己已经心服口服的话那倒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啊啊真是的,连你也在说什么啊!我不知道啊,先这样吧。”他烦躁道。

 

“虽然我不是很想说,可是等你一直这样拖下去的话,他早就落入别人手里了。”

 

“喂喂,那家伙才没这么弱好吗,哪能说落入别人手里就能落入别人手里。”

 

“我不是小看黄濑君的毅力,只是有点不相信你能一直吸引住他。”黑子耸耸肩。

 

青峰又僵在原地,怎么回事,究竟自己想不想留住他?留不住刚好,最近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够混乱的了;但是让他去和别人在一起,那些穿得花里胡哨的男模也好女模也好,他心里又一阵阵的不爽;再者,那些家伙都是些什么人还不知道呢,谁知黄濑下一个遇到的是不是上次在废弃工厂里见到的变态或怪人,一想到有这种可能,他就担心得想吐。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说什么了,免得你认为是因为我在这里多嘴,所以你才多想自己喜欢他。”黑子道,“具体怎么样就算我看不下去我也不会干涉了。”

 

青峰还没有说话,身后的门就打开了,火神和黄濑不知在一边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边慢慢走出来与他们会合,青峰与黑子的对话不能进行下去,就搁置在一边了。黄濑因为突然吹起的冷风而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往前一躬身的时候露出了平时掩藏在衣领下的细腻皮肤。火神刚好在他后面,看见了奇怪的东西,一块已经开始变得浅淡的紫红色印记。

 

“嗯?黄濑,你脖子后面下面一点的地方是什么啊?”他想去揭开来看看,“是虫子咬的吗?”

 

“什么?”黄濑伸手去摸,于是在拉扯下又露出一点。

 

“喂……这个是……这个是被咬伤的……这个是齿痕吧!好奇怪的颜色没问题吗?!女粉丝干的?”火神看清楚了那个有点奇怪的正在痊愈的伤口,表示了一下关心。

 

这一瞬间黄濑的心脏都要停止了,他啪地甩开火神先开衣领的手,猛然转身正面面对火神,紧紧捂住自己的后颈不让人看,脸色变得苍白,瞳孔都因为惊惧而放大了,呼吸马上急促起来。他用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紧贴着墙壁站立,漂亮的脸上因为写满了恐慌而扭曲起来。火神和黑子都被他的突发状况吓了一跳,青峰本来正在想事情,突然发生的这一幕横进他的眼帘,全身所有的警报器都拉响了,还来不及了解发生了什么,就冲到黄濑跟前挡着他,耳侧听见他因惊吓而颤抖的喘息声,马上又后退一步用背部抵着黄濑让他镇定下来。火神和黑子还愣在原地,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两人都在等他解释。青峰一边挡着黄濑一边向他们说:

 

“哦哦,那个啊,他啊,睡觉不好好穿睡衣,给虫子咬了,然后自己又去抓,就发炎了,还在慢慢痊愈。”

 

“……那个,怎么看都是人咬的……”火神结巴道。

 

黑子也皱眉:“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下那么狠的手,粉丝会做到这个地步吗?“

 

黄濑又开始慌,青峰因为整个后背都贴着他所以马上就感觉到了,于是又贴紧了一点让他安定。

 

“我咬的,“青峰斩钉截铁道。那是那些人留下的作恶痕迹,黄濑皮肤白又因为要拍摄所以总是用粉底覆盖,伤口留下了疤痕并且总是不能彻底痊愈,像一个野猪留下的丑陋的啃食痕迹。这件事情绝不能说,也绝对不能引起别人的怀疑,他答应了黄濑这个是秘密,所以宁愿是自己来被这个黑锅也不愿意让他因为这个又胡思乱想,”和他打球的时候他输了又不服输,让他给我买吃的又不买在那里耍赖,我就咬了他一口,就是这样。“

 

这种话根本不可信,但是青峰的语气很明显表现出一种不想他们再继续问下去的坚决,所以二人面面相觑后决定还是不问了。黄濑这时候白着一张脸从青峰身后走出来和他们打哈哈,表示吓到他们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是在路灯砸照射下可以明白无误地看见他额前的冷汗。青峰皱眉小声问他已经没事了吗,他含糊说没事然后继续歪歪斜斜地走出来开玩笑,都没意识到自己其实还用古怪的姿势遮挡着后颈的伤口,青峰扫他一眼,就不单只帮他背着包,伸手去把他手里的纸袋子都拿到自己这边帮他提,想了一会儿就把纸袋子里的一条围巾拿了出来,缠在黄濑脖子上,这样他就不用因为不安而瑟瑟缩缩地掩着那个齿痕。黑子为了缓和气氛就说了一点别的,黄濑也接上话题开始唠叨自己手机无法打开相册的事。

 

“讨厌啊,我要使用相册啦……“他一边紧紧地压严实围巾一边道,”小黑子真好,也觉得没有相册很不方便——“

 

“我只是觉得手机功能出了问题很不方便,不只是相册,黄濑君不要乱理解。“

 

“我告诉小青峰的时候啊,他说又不是通话和简讯功能出了问题,所以嗤之以鼻呢!“

 

“青峰君觉得只要没切断你和他的联系所以就觉得没什么问题。“黑子突然道。

 

“是啊,他觉得能拨打电话能发简讯就可以了!“黄濑没理解话里的真正含义,就算理解了他也不会放心上,因为他觉得这个完全不可能。

 

“啰啰嗦嗦的吵死了,你不是要去修吗,拿去修好不就行了。“青峰在后面不耐烦道。

 

“店都关门了!我抱怨一下我乐意!“黄濑生气,“这个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你不要插嘴啦!”

 

“啧,那我明天陪你出来修总行了吧!哪这么多废话!速战速决处理完了你就不用在这里纠结了。“青峰心烦意乱地又截住他的话头,”明天你把单子什么的都拿来,你要工作就给我,我去修,修了我领回去给你好吧?“

 

“什么啊,我又没叫你出来,又没说是你的错,我自己……“

 

“嗯?“青峰一扬眉毛。

 

“我们一起出来修。“黄濑虽然不甘心落于下风,但是青峰提出的这个建议没有任何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况且刚才还受他帮助,所以马上就把后半句话咽下去了。

 

到了分别的岔路口,黑子见青峰走的不是平时回家的那条路就问了一句,才知道他准备送黄濑回家,于是露出了个让青峰想反驳又没办法反驳的眼神,笑着与火神一起和他们分开了。在回家路上,黑子本来正在想事情,谁知一直没说话的火神冷不丁突然道:

 

“我说啊……他们两个,是在交往吧?”

 

黑子一惊,双目圆睁对着他,好像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嗯?不是?“火神君挠挠头。

 

黑子回过神来,随即轻笑道:

 

“不,八九不离十,但还没到那个地步吧。不过火神君真是吓我一跳啊,看起来呆愣,实际上还是挺敏感的。”

 

“啊……也不是,只是青峰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又是帮他提袋子又是怕联系不到他的,刚才吃饭的时候也很奇怪,明明叫了一样的食物,他居然先让给黄濑,自己等下一份,他那种人一般都是会抢着吃掉吧?“

 

“哈哈的确,反差很大让人起疑呢。“黑子笑,”这样一来我们都能放心不少,虽然说不关我们事,但因为是朋友,所以他们之间一直很微妙,我们也挺担心的。但是火神君居然不会觉得奇怪吗?毕竟是两个男生。“

 

“没什么关系吧,我倒是一直觉得无所谓,可能因为我们家完全不在乎,所以我都不受影响。”火神把领口的拉链拉高,抵御寒风的侵袭。

 

“真好。”

 

从火神脑袋的高度看不见黑子的表情,于是他想了一下,弯下腰去看。黑子脸上没什么波澜,抬头直视火神。

 

“怎么了?”

 

火神没说话,想了一会儿才开口:

 

“在操心完他们的事情之后,你要不要把注意力放到我们身上来。”

 

黑子没抬头,火神也不说话,伸手把黑子的围巾系紧,然后把手背贴在黑子的脸颊上。

 

“你的手真暖”黑子说,终于把头扬起。

 

—————————————————————— 

 

由于天色还不算太晚,黄濑刚才又出了点状况,青峰实在不放心就再次把他送回家,没顾他反对就登上了电车。温暖的车厢中乘客比较多,幸运的是车厢末尾还有几个空着的位子,青峰把他推到里面坐着然后把东西放在自己身侧。黄濑觉得有热所以想把围巾解下,但是想了一下又没有这么做,因为后颈下面的齿痕会露出来。青峰才把东西摆好就注意到他的动静,就说:

 

“把围巾拆下来吧,车里暖,待会儿一下车就会感冒的。”

 

“……不用,我就这样围着就可以了。”

 

青峰还是伸手去解,一边道:“你解开来我看看后面怎么了。”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黄濑急忙去捂住。

 

“没有的话为什么现在还没好。”

 

“快好了……”

 

他试图反抗,但是在青峰沉默的劝说下,还是松开了手。

 

青峰撩开他的衣领,看见了那个恶心的齿痕,结成的痂与余留在上面久久不能消去的青紫色混在一起,在白皙的脊背上显得特别突兀。黄濑觉得他看太久了,就赶紧把领子提上来不让他看。青峰长出一口气,由黄濑裹着衣领瞪他,也不在乎他是不是在闹脾气。

 

“我还以为发炎溃烂了,只是好得慢。”

 

“我都说了没事,你还要看,有什么好看的……”

 

“给我看看有不会少块肉,别唧唧喳喳的。你这家伙怎么好得比别人慢呢,我前一天晚上留个伤口,第二天都找不到它在哪里。”其实青峰也知道是那些畜生下手太狠,但是现在提这个不太合适,黄濑状态不好,刚才还差点被火神和黑子他们发现,幸而没有追究,万一在街上歇斯底里起来就完了。

 

“你在工作结束的时候后赶紧把上面涂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洗掉,不然好得更慢,看那个样子,你肯定是去抓了吧。“他叮嘱黄濑。

 

黄濑撅撅嘴说我干嘛非要听你的,青峰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不好责怪他,只好给他梳理这当中的利害关系。身上都是明显的伤口的话在部活的时候很麻烦,还要避开别人来换衣服什么的,这些零零碎碎的理由全部说一遍,说完了黄濑才告诉他自己又不是不明白,有时候被黄濑气得要吐血。

 

“小青峰,你真的人很好啊,虽然长得这么凶,但是这样的话不会被人欺负吗?“黄濑义正词严地对青峰道。

 

被欺负的人到底是谁啊?!青峰觉得自己对他费口舌真是非常消耗精力的一件事,于是就坐着听,也没想着要和他理论。按黄濑的意思来看,青峰实在是仗义,非常照顾人,但是如果自己是个坏人,仗着青峰人好可能就会利用这点行方便,所以就让青峰一定不要掉以轻心。青峰听得不耐烦了,就用手掏掏耳朵打断他:

 

“你是笨蛋啊?我又不是傻,你当我像白痴一样对谁都这么好,到处上当?”

 

黄濑呆愣愣地刚想反驳却突然听出什么弦外之音,一动不动傻在那里。青峰也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是什么,一个激灵醒转过来,找不到可以说的话于是也僵着了。对视将近十秒后,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黄濑,他莫名地开始感到害怕,马上语无伦次地替青峰解释着什么。

 

“我我我懂你的意思,就是那个吧!就是那个!你只会对熟人比较好!对对对!我知道!”他慌乱得手舞足蹈,就担心刚才那长时间的停顿让青峰认为自己心怀不轨。

 

岔子出得太快,青峰还没做好任何准备,就顺着黄濑的话头这么同意了,点头之后才发觉自己错过了一个坦白的大好机会。不,也不一定是大好机会,他心里还是有犹豫的,倒不如说,如果现在就承认了,他反而可能会马上后悔。两人沉默了一段路,黄濑扛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于是用睡眠来混过这段时间,青峰觉得自己又把他吓着了,冷着脸生自己的气。

 

在走回黃濑家的路上,青峰突然问他:

 

"我这样对你,你会不会感到不舒服?"

 

黃濑一脸不安地停下脚步,惊恐地盯着青峰:"怎样?"

 

"你也别这么怕,"青峰无奈,他想了想还是说道,"你喜欢我这点我又不是不知道。"

 

"我没有!"黄濑马上条件反射,但在青峰的注视下马上又泄气得好像要哭出来一样,"我有……"

 

青峰拿他没办法:"都到这个关头就不要想着瞒我了,别哭鼻子。"

 

"没哭鼻子……"黄濑蔫巴巴地擦擦脸,委屈道,"小青蜂你呀,太不配合了,就不能不说穿吗?你这样子沉不住气,我们还在不在一起玩了,真是的……"

 

"待着别动。"

 

"什么?"

 

青峰没回答他,上前一步就把他揽着了。黃濑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脸都吓白了,连发抖都不会,像晒干的鱿鱼一样姿势古怪地任由青峰抱着,幸而夜里小街上没什么人,不至于被看见。青峰一声不吭地抱了一会儿,嗅着他耳侧和脖颈附近温暖的气息,感觉差不多了的时候才松开手,发现黄濑都要吓哭了,傻在那里面无人色。青峰自己也有点脸上发热,他对黄濑道:

 

"怎样,你还沒有回答我刚才的同题,会不会觉得不舒服?"

 

黃濑等环绕在自己身边青峰的气息彻底散去后才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惊觉自己摇头后才马上改回点头,一边涨红着脸觑着青峰的神情。

 

"不用管我怎么想,你自己的感觉呢,会还是不会。"

 

黃濑最终还是缓慢地摇了头:"不会……就是太刺激了,我有点想吐。"

 

"笨蛋吗你,"青峰轻笑,"真没用啊。"

 

"小青峰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青峰对着黄濑那张困惑的脸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我想试一下我对你是什么感觉。"

 

黃濑惊呆了,骗人!这些都是假的!全部都不是真话!

 

"为什么……"

 

"要说为什么,我也只是想快点梳理清楚自己的心情,最近一直在想你的事情,脑子都要爆炸了。“青峰搔搔头。

 

“什么!”黄濑猛然惊醒过来,“别扯了!有什么好想的!你才没有在喜欢我!想都不用想!”

 

“哈?这不是你能决定的吧,况且我刚才好像的确对你……”

 

黄濑上前一步推他:“别开玩笑了!这样是不对的!”

 

“你推我干什么!“青峰给推了一下有点摸不着头脑和火大,“话说什么不对?”

 

“胡扯!你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才不是喜欢!不是!这样是错的!是不对的!”黄濑吼他。

 

“你丫给我冷静点!”青峰喝道,“突然间干嘛激动起来,为什么我喜欢你是不对的!什么是错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错的!但是它就是错的!“黄濑像耍赖一样一只反驳着。

 

“你甚至都说不出来为什么是错的!你凭什么说这样是错的!“青峰抓着他的两只手臂按着他不许动。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黄濑一边嘶吼一边要伸手去推青峰。

 

青峰咬咬牙,猛抓了他一下,换了个方向将他死死按在墙上,强迫他安静下来。

 

“冷静点!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在急什么!”

 

黄濑气焰消了,软趴趴地任他按在墙上,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着眼睛。

 

“完了……你也变得有病了啊……怎么办啊……被发现了你就要被抓去治疗了……怎么办啊……”

 

“你在说什么!谁有病!谁他妈说你有病!哪个畜生说的!”青峰终于弄明白他咿咿呀呀地在说什么,“听好了!我这不还没确定吗!而且你干嘛下意识就觉得这是有毛病的这是错的!这不是你跟我解释的不是病吗!现在又推翻它!”

 

黄濑在寒冷的空气中吸吸鼻子:“反正你搞错了!“

 

“你这家伙还有够坚持的啊混蛋。”青峰有气不知道往哪里撒,“我说啊,你别嫌弃自己,听他们胡扯干什么,他们懂个屁!快点把眼睛擦擦,一会儿回去你妈又要问。“

 

“嗯。“黄濑乖乖地用袖子擦眼睛。

 

“至于那个,我说的那个,虽然我还没有搞清楚也不是太明白,一旦我自己清楚了,我就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到时候再和你商量,这样好吧?“青峰揉他的头发。

 

“好的……“黄濑被自己噎着了,喘得厉害,话都说不清楚,”你、你可千万别说给、给别人听啊,他们要是拉你去、去吃药怎么办……“

 

“不会的!哪有这么容易就被带走了。安心吧!“青峰牵着他往他家的方向走。


TBC


【下回(章二十):http://tsugumiito.lofter.com/post/24fb42_16c46e4


——————————————


妈呀又没写完……先丢个1w……

评论(32)
热度(47)
© 饮鸩止渴 | Powered by LOFTER